【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28

達人殿堂

 
    

  自從把信交到她手上的那天起,我沒有一天是快樂的,沒錯,沒有一天快樂。   我曾經自以為這樣就能改變一些事實,亦或是能改變某些人的決定,但到後來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渺小這麼無用。   唉,所以還要怪誰?當然只能怪自己太無知。   而她也如導仔所說的回來學校上課了,只是……從她踏入教室的那一刻起,所有熟悉的事情完全都變了調。   她不再找我講話,也不再看我一眼。   直接忽視了我的存在,沒錯,就是完完全全的把我當空氣。   「明偉,你真覺得自己這樣做值得嗎?」某一天午休,我與阿翔從教室偷溜出來,兩個人坐在大樹下閒聊。   我苦笑搖著頭。   「真沒想到你真的會答應導仔做那種事情,你是不是傻了?」他拍拍我的肩膀,嘆了一口氣:「太蠢了吧?」   「可能是一時昏頭了吧。」我也跟了嘆了口氣:「沒想到事後她真的信以為真啊。」   我攤手,無奈望著天空。   沒錯,我本以為先用這招來欺騙導仔他們,但沒想到這所帶來的反效果實在太大,大到連她都信以為真……   老實說在她再次踏入教室的時候,我很激動也很感動。可是她接下來的反應著實讓我不知所措、百感交集。   當然,我也有叫阿翔跟陳心亞去幫我說情,但得到的答案卻是多麼的令人心碎。   她的理由很簡單,簡單到我沒有辦法反駁。   「要是他覺得可以這樣玩弄感情,那憑什麼要我原諒他?」這句話從她口中說出來是多麼傷人。   所以要阿翔他們幫忙的這個決定便宣告失敗。   「那你現在有什麼想法嗎?白痴。」阿翔咬了口蘋果,閉上眼睛倚靠在樹幹。   涼風吹拂臉頰,我也跟著閉上眼睛:「順其自然囉,不然能怎麼辦?」   「要幫你嗎?」   「你有麼辦法能幫?之前不是試過了?」   「山人自有妙計。」   「願聞其詳。」   「恕本山人此刻無法告知。」   「你他媽現在是哪招?」   說完,我們同時睜開眼,相視而笑。   *   過了好幾天,我才知道阿翔口中的「山人自有妙計」是什麼計。然而我也真的中計了。   那天午休時間,我跟阿翔本來約好要再去大樹下休息、聊天,一如往常都是我先在那等他,畢竟他還得先跟陳心亞小約會一下,這也就不怪他了。   但等了一小段時間,看一看早已超過他往常會來的時間了,怎麼還沒來?該不會今天陳心亞比較黏吧?想著他們之間的畫面,心裡也放心不少,至少阿翔他成功了,不是嗎?   我傻笑,閉上眼睛。暫時將她的事情放一旁,好好享受微風輕拂的午後時光。   忽然,一陣聲音從身後傳出,我想應該是阿翔來了。直到聲音停止,我依稀感覺到身旁站了個人。   「阿翔,今天怎這麼慢?又再纏綿了齁。」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得到的並不是阿翔習慣的傻笑,而是一陣靜默,令人有些尷尬的安靜。   是不是認錯人了?心這麼一想,我立刻張開雙眼,這也讓我著實嚇了一跳。   出現在眼前的竟然不是阿翔,而是她,沒錯,是她,在我揉眼睛的同時,她開口說話了。   「你到底還想幹嘛?」她的語氣聽起來十分不耐煩,也是,是該不耐煩。畢竟做錯事情的是我。   「怎麼會是妳?」我一臉疑惑望著她:「阿翔呢?」,我還是搞不太清楚現在到底怎麼了。   然後,我注意到她手上拿著東西,拿著一個……一個……等等、那是…我送給她泰迪熊娃娃嗎?為什麼她要拿在手上?是不是……   我腦筋一片空白,各種答案不斷在腦海裡擴散,好的壞的都有。   「什麼阿翔?」她沒好氣的說:「不就你要他來找我的嗎?」   她手上的泰迪熊娃娃晃阿晃,不知道為何,我的目光一直盯著那隻娃娃,根本沒聽清楚她說些什麼。   她像是發現我一直盯著她手上的泰迪熊不理會她的話,所以又說了一次:「不就你要他來找我的嗎?」,這次才終於把我意識拉了回來。   難道這就是阿翔的「妙計」嗎?假如是,那也太妙了吧!   心裡這麼想,可是當下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的話,但就如往常一樣,我一個勁的傻笑。   「你不要以為現在傻笑就能沒事,」她語氣咄咄逼人:「到底找我來幹嘛?」   我被她的氣勢震懾住。她已經不像之前那樣溫柔可愛、體貼動人了……   變了、她變了。但,這不就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嗎?   「假如……」我有點畏懼眼前的這個她:「我是說假如……」   結巴是唯一能證明自己此刻非常緊張害怕。   「嗯?」她的眼神透露出一絲不屑。   「……我說,」我真的很緊張:「那天會這樣做……並不是我願意的……妳、會相信嗎?」   「你覺得呢?」她語氣冰冷:「這之前你不就找阿翔他們來講過了嗎?」   她接著繼續說:「都知道結果了,為什麼還要特地叫阿翔來找我?為什麼還要讓我等這麼多天?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她越說越激動,閉上眼睛表情猙獰,雙手不斷在頭上磨蹭。   「不……」   「不什麼?你說!」她怒吼。   「事情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樣。」我說:「真的不是。」   「不然會是怎樣?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她衝向我,雙手拉住了我的手,怒視著我。   她開始歇斯底里的亂吼亂叫,我緊張的將她的手甩開,一手遮住她的嘴巴說:「噓,別這麼大聲,會吵到其他人。」   她試圖想掙開我的手,但女生的力氣始終比不上男生。儘管她在怎麼用力掙扎,我還是摀著她的嘴巴。不是怕吵到其他人,而是想要她安靜的聽我說。   「我不知道該怎樣讓妳相信,我真的沒有想過會讓妳這麼難受。我很喜歡妳,妳應該知道,不是嗎?在那樣做之前,我唯一的想法就只是要讓妳回來上課這麼簡單而已。」   她漸漸安靜了下來,而我繼續擁著她說:「我不知道妳媽給妳什麼壓力,又或者導仔給妳什麼樣的條件,才讓妳回來繼續上課。但妳要知道一點,那就是我喜歡妳的心仍然沒有改變。」   直到我說完心中的話時,她才真的冷靜下來。鬆開摀著她嘴巴的手,看著她。   「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妳。」我說。   這時,我才發現她的臉頰已經爬滿淚痕。   「但我……」她哭著說:「好像、沒有那麼的……喜歡……你了。」   我愣住了。聽她這樣一說完,我完完全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她把拿在手上的泰迪熊娃娃丟在地上:「還你。」   接著,她轉身離開。   望著她離開的背影,我才明白,原來自以為是的愛,是多麼愚蠢。   我喜歡妳,我真的喜歡妳。                                 待續……


廣告
來源 :懶骨頭推薦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