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5

達人殿堂

 
    

不會吧?這半死不活的和尚還收了個女人住在廟裡頭?韓笠還想 發問,悟真卻匆匆將布幔放下,遮住了韓笠的視線,只聽見悟真又念起 經來,朗朗的誦經聲穿透了廳堂在夜裡迴響著,與其說是經文,更像是 呼喚某個人的咒文。 這桌子底下的灰塵也多得太離譜了。韓笠拉著身上幾乎結成塊的蜘 蛛絲有點哀怨,自己莫非真的看起來一點也不可靠,怎麼發個善心想收 收妖,不是被笑嫩就是被當作來送死的?不過為了那珍貴的十年一釀, 受這點委屈又算什麼?一想到黃大釀,他整個精神又來了,興致勃勃的 在重重布幔上找著了個破洞,雖然洞兒不大,還夠他瞧瞧新鮮了。 才不多久廟門就被一陣狂風吹開,隨之捲進來一襲黃色的身影,這 簡直是從外頭飛進來的,韓笠賣力的將眼珠子貼在洞口上,就想瞧得更 仔細點。 這人看起來像個姑娘,身板子瘦瘦弱弱的,頂多也就十七八歲,, 手上卻提了隻大獐子,那頭獐子砂鍋大的腦袋軟綿綿的垂在一旁,嘴裡 冒著血泡兒,身體還一抽一抽的抖個不停。 「師父,素菱回來了。」那個姑娘在離悟真三尺遠的地方落腳,輕 輕的將獐子擺在身前,竟然也跪坐下來,閉上眼睛雙手合掌跟著念念有 詞,直到悟真將最後一段經文念畢,再次敲了磬,響亮的磬聲像刀一樣, 刺著韓笠的耳朵。 「師父,方才您誦經停了好一會兒,發生了什麼事?」對坐了許久, 素菱突然開口說話,突然而來的聲音害韓笠嚇了一大跳。這聲音氣若遊 絲,分明就是個身子孱弱的女子,一點也不像有輕鬆提著大獐子飛來飛 去的本事。 「是一位迷途的旅人誤闖此處,已然勸走了。」素菱像是鬆了口氣, 「這樣就好,不然又要冤枉了一條人命,您也知道我這毛病……」她低 著頭,神情哀傷。 ※ 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成了精怪,只知道自己曾經是人,似乎是死 了,但身體卻沒有意識的活了下來,而身為人的記憶連片段都沒留下, 當她第一次有意識的時候,她正捧著一條腐爛的手臂津津有味的啃著。 害怕?她其實不怎麼怕的,只是潛意識中還隱約殘存著一些畏懼屍 體的本能,讓她愣愣的望著這個啃了一半的手臂,嘴裡還有咀嚼到一半 的腐敗肉塊,肥大的白蛆在她嘴裡爬著。素菱用力的將這些嚥下,才嫌 惡的把這截殘骨往地下扔了。 抬頭才見到這是一片亂葬崗,窮得沒錢辦喪的人,將死去的親人草 草埋在這裡,也是不少無名山盜賊寇的葬身之處,就是因為這樣,這裡 幾乎沒有人會來,來的人匆匆忙忙的放下死屍就離開了。 對素菱來說,她等於在這座亂葬崗裡出生,望著慘白的月不知道該 何去何從。亂葬崗有取之不盡的食物,也有雖然襤褸但是能夠避寒的衣 服被褥,她白天藏匿在林子的深處,直到夜裡,確定了沒有人才敢出來 走動。 只是當她神智清醒的時候,曾經身為人的意志告訴自己不可褻屍, 總是試著克制自己不去吃食,但每隔一陣子,也許三五天,也許可以撐 過一旬,她的神智就會突然喪失,等她清醒時又會坐在一座被挖開的墳 邊,而她正啃食著屍體。 若只是吃屍體也就罷了,直到有天早晨,當她再次清醒時發現自己 坐在一片竹林中,手上抱著一個孩子的身體,而她正咬下這孩子的臉 頰,被撕扯的臉頰讓眼珠爆出了眼眶,像是受了極大的驚嚇,素菱探了 探這孩子的身體竟然還是熱的,這表示孩子在前一刻鐘還是活的……。 我殺人了! 素菱窣的站起身,看見旁邊散落一地的籮筐和農具,還有滾落四處 的竹筍,她再也不能克制的尖叫,抓著自己的髮逃回亂葬崗,拼命掘了 洞,企圖將自己活埋到氣絕為止。 在一片寂靜幽暗的土裡,忍受著無法呼吸的的痛苦,素菱的意識漸 漸模糊。 我曾經是人吧,縱然已經完全沒有當人時候的記憶。如今成了食屍 的怪物便罷,還成了殺人的怪物……為什麼會這樣!我是人,至少曾經 是人!我不想殺人,與其變成這樣的妖物,不如就這樣殺了自己吧! 很悲哀的。在每一次的清醒時,素菱手裡捧的都是人的屍體,新鮮 的,體溫還沒散盡,甚至脈搏還在微弱跳動,被啃食得體無完膚,還頑 固不嚥下最後一口氣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