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4)

達人殿堂

 
    

自從認識了武田亂源,月痕多了不少笑容。(姑且不論是開懷的笑還是苦笑。) 這群人不知道該說是沒心機還是愚蠢,什麼事情都可以搞得亂烘烘的,像現在, 她手上被硬塞了兩個護身符、三個袋子、四條項鍊、兩條腰帶,還有一大堆亂七 八糟的子彈和作槍非常需要的產物,全堆在她手上捧成一座小山。 她不過是把用不到產物送給櫻川家姊妹而已…… 「妳這樣不行,雖然說錢財乃是身外之物,該拿的成本還是要拿,妳看日曜窮成 那副德行,只好成天蹲在樹林裡砍柴,盔甲上的洞多到可以撒網捕魚了還沒錢換。」 櫻川家的小妹吹雪一本正經的交代著,剛從城外回來,身上背著一大捆鳳尾竹的 日曜黯淡的蹲在倉庫外頭劃圈,連自家人都笑他窮,躺著也會中槍,這是什麼道 理。 「日曜,你還蹲在那裡幹嘛,快過來領你的新袋子。」饒是吹雪眼尖,瞧見了外 頭有奇異的反光,眼睛一轉就看見了日曜那光禿禿的腦袋沮喪的垂著。 日曜把鳳尾竹胡亂塞給了專收雜物的御藏番,悶不吭聲的接過袋子,吹雪還不放 過他:「連這個袋子算進去,你一共欠我十五萬貫啦,不收下的話馬上還錢給我 ,本姑娘去美濃顧店了。」一扭腰,吹雪就真的像一場華麗的驟雪般的飛去了。 「靠北!這個死奸商!」日曜氣得跳腳,卻還是等到吹雪跑遠了才敢小聲的罵著。 「幹嘛每次都塞這麼好的東西給我!買不起就叫我欠著,我就算砍三十年的柴都 還不起欸,耍我啊!」 欸欸?不收下就還錢?剛剛講那一大篇什麼「該拿的成本」、「不能白白給人家 東西」的論調是說著消遣我的嗎?月痕心裡又好笑了起來。 他們練功也很隨性,有次月痕在聚會的屋子裡研究著新的三連火槍圖,有個環節 怎樣都弄不懂,耗了她一下午,結果這群人從吃完午飯就嚷著要去海神宮練功, 嚷到晚餐時間了,他們還在滿屋子抓不知道誰從一乘谷帶回來一大籮筐的松葉蟹。 茫然的月痕看著螃蟹們列隊路過她的設計圖,身後又傳出馬騙子被螃蟹夾了腳趾 的慘叫聲,她忍不住放聲大笑,從暗袋裡掏出一疊平常用來防身的手裡劍,一手 一個,將滿地亂爬的螃蟹釘在地上。「對喔!還有這招!」這群呆子們紛紛拿出 手邊的武器將四處亂竄的螃蟹們打暈,還有人抄起折凳就準備扔出去。 「欸欸欸!死阿民住手!砸爛了我們晚上吃什麼!」 「我要把這些王八砸爛了做燒賣!」 「這是螃蟹不是王八啦!別鬧了,去買酒回來配啦!」 「厚!為什麼又是我去買!」 「年紀最小就是要跑腿啊!不准有怨言!」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