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信長]日與月的相遇(1)

達人殿堂

 
    

日曜第一次遇到月痕的時候,他正帶著幾個初次上陣的毛頭小子練功, 這群小夥子什麼都不會,只知道使盡蠻力亂砍一通,身為武士的日出只 是奮戰著吸引敵人的注意,其餘的時間都擋在隊友的前方,默默承受敵 人一次次的攻擊。 眼看著裝備損傷越來越嚴重,那群小夥子們也不懂得停下來歇歇,不是 衝動的看見老虎路過就貿然出手攻擊,就是因為毛躁亂動,引起對方的 殺意。 雖然只是甲斐後山的小老虎們,輕輕咬到一口也是要他們半條命哪…… 好不容易出了戰鬥,附近的猛虎們都還離他們有段距離,日曜正想換上 另外一件備用的頭盔時,赫然發現頭上閃出一道金光,伴隨一句冷淡的 聲音:「別動,小心燙著你的腦袋。」 說話的是個女鍛,她的聲音冰冷,臉孔被面罩覆蓋住,手底燃起鍛造師 才會的金光,她以極快的速度修理完日出的盔甲和武器,也不等日出道 謝轉身就走,日曜正想向問她名字的時候,小夥子又引起遠處猛虎的注 意,往他們狠狠身上撲來,日出連忙架起武器擋住了利爪,一轉眼她已 經不見人影了。 一樣是武田的人吧,這裡人煙罕至,只有本家人偶爾會因為練功或是採 集才會來這裡,日曜繼續沈默不語的帶著那群小夥子們,一直到裝備幾 乎都破損為止。心裡卻一直浮現她那嬌小的身軀,還有那冷冰冰卻帶著 關心的聲音。 回到甲府,保管處的老頭看他一身狼狽,挑起眉毛把修繕費遞給他: 「把裝修修吧,你現在的存款可是買不起另外一套盔甲,省著點用。」 囉唆的老頭,我的錢存多少關你啥事?日曜悶悶的接過錢,踏著沈重的 步伐往修理師那兒走去,修理師還在埋頭敲打新的武器,沒空理他,他 懶得回倉庫等,便隨便坐在一旁的木箱發呆。在鍛造屋震耳欲聾敲打聲 中他幾乎昏沈睡去時,突然手上被塞了一整套裝備。 「剛作的,普通的二入裝,帶小朋友的時候將就用吧。」日曜猛一抬頭 ,這聲音不就是剛剛那個女鍛嗎?只見她卸下了覆面頭盔,一頭長髮隨 意的挽在腦後,任汗溼的瀏海貼緊臉頰,縱然如此,聲音還是冷冰冰的。 「唔……謝謝,請問多少…」錢字還沒出口,女鍛一扭頭又走遠了,累 壞的日出捧著重得要命的盔甲,別說追上,只怕捧著這堆東西猛的站起 身來會閃到腰,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她嬌弱的身軀再次消失在視線中。( 職業是打鐵的女人你確定很嬌弱?) 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日曜仔細的看著手上這套裝備,防一百的鬼紋,血氣都到頂了,外加靈巧 二,帽子則是一直買不下手的黑韋威星盔,怎麼看都遠比他身上原來的裝 備好上一大截,這叫做「普通的二入裝」?仔細看,帽子邊緣有著小小的 刻痕「甲斐月痕」,鍛造師會在裝備完成時銘刻上自己的出生地和名字, 只是月痕把名字藏在盔甲的角落,不仔細一點根本看不到。 所以這是出生在甲斐的月痕,嬌小卻凜冽得宛如銀白的月痕,也在日出的 心上烙下一道暖暖的痕跡。 來源 :啾啾姊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