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八章 刀者無名

達人殿堂

 
    

  第九十八章 刀者無名   前情:   不負平生聽得有些玄乎,正努力消化,便聽魏龍生又簡單將過程敘述了一次 ,包括死神之眼能夠看出隱藏出口的事也一併交代,這才向他問道:「對了,其 他隊伍呢?有人出來嗎?」   其實魏龍生不覺得有人可以在沒有死神的幫助下走回樹林,但他仍然抱持著 一絲希望,只盼著發生詭變的異境只有自己這一個。   可不負平生卻拿起酒壺,豪飲一口,然後舉袖擦去嘴邊的酒漬,搖頭道:「 我在這裡坐了一個多時辰,你們是我第一個碰到的……嗯,有回來的人。」 ﹍﹍﹍﹍﹍﹍﹍﹍﹍﹍﹍﹍﹍﹍﹍﹍﹍﹍﹍﹍﹍﹍   正文:   這麼說就是還沒有人回來過了。魏龍生心歎所料不差,在如此險峻惡劣的環 境下,若無死神的幫助,任何人也無法找到那被轉移的隱形出口。   這已經無關修為高低,而是單純到不能再單純的人與神之間的差距。   「唉,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疏忽,大夥也不會賠了性命。」魏龍生很 是自責,他是這次離島計畫的謀劃人,造成如此大的傷亡,他的心裡肯定不好受 ,鍾琴拉拉他衣袖,柔聲道:「聖武神佈下這個法陣,無非就是要將我們趕盡殺 絕,怎麼能夠怪你?」   病無醫也說道:「是啊島主,我相信那些死去的傢伙不會怪你的,這根本不 是你能掌握的啊,天曉得聖武神這麼陰險狠毒,非把咱們殺光不可。」   患無救道:「就是,那個殺千刀的老混蛋,差點連咱都給凍死了。」   聽著眾人的討論,不負平生搖搖頭,索性乾脆靠在樹幹上坐下,拿手拔開葫 蘆上的軟塞子,飲了一口,然後似笑非笑地問:「那現在呢?咱們是進去拼一拼 ,還是在這裡等死?」   魏龍生一時答不上來,躊躇了會,心裡著實沒有主意,只好轉身向凌非詢道 :「前輩……」   見魏龍生問來,凌非便向眾人說道:「進入異境是唯一離開的方法,但這一 次,你們得留在這裡。」   眾人一聽,面上表情都是一動,都有些愕然與不解。心裡紛想:難道死神要 把咱們撇下不成?心裡登時發了慌,尤其兩位神醫,更是急得像熱鍋裡的螞蟻。   患無救立即抱著凌非︰哇哇直嚷:「別啊!聖主老大,咱們不是說好了一起 出去的嗎?你怎麼能丟下我們啊?我還不想死啊!」   病無醫也趕緊竄過來,一腳踢開患無救,然後緊緊扒著凌非哭喪道:「聖主 老大,你怎麼忍心將你忠誠的追隨者丟在這裡,一個人跑掉勒!」   凌非被這兩人弄得滿頭黑線、半晌無語。趕緊解釋道:「我沒要丟下你們, 只是讓爾等在此等候而已。」   「等候?為什麼?」病無醫抬頭問道,眼角還掛著兩滴硬擠出來的眼淚。   凌非見所有人都將目光投來,就等自己說明,索性將想法說予大夥明白。   原來,凌非認為迦納魔眼如果真如他所推測,那麼隊伍的強度越弱,可以說 存活機率就越高,死亡光束很可能不會被啟動。   魏龍生驚訝地上前問道:「前輩是說,其他隊伍可能還在異境中沒死?」   凌非搖頭,解釋道:「他們的生死我不能肯定,但若按我對迦納魔眼的推測 ,如果他們未死於魔獸的利爪下,那麼便有可能尚活在人間。」   眾人仔細想了想,好像確實是這樣。當初迦納魔眼並沒有針對兩位神醫發射 死亡光束,如果原因真的是因為「沒有需要」的話,那其他隊伍的人,的的確確 很有可能還沒死,只不過被困在異境中找不到出口而已。   魏龍生問道:「前輩是打算進去將其他人帶出來嗎?」   「嗯。」凌非只是簡單回覆,並沒有解釋為什麼他要一個人進去。   不過在場的都是聰明人,即使凌非沒明說,大夥心裡也是懂得。與其帶著大 家衝進去找人、救人,還不如自己一個人來的迅速安全。否則再來幾回剛才那種 惡劣的異境,只怕人沒救到,自己這夥人得先折去一半。所以這次,連患無救和 病無醫也沒有吵鬧,只是眼巴巴地盼著凌非早去早回,別真把大夥撇下就行。   和眾人簡單的道別後,凌非並沒有特意選擇其他通路進入異境。因為他已經 知道,會傳送到哪裡都是法陣隨機的,從哪裡進去已無差別,所以直接便從旁邊 的入口一躍而入,消失在了林中的白霧裡。      再說第五小隊,虎真軍這頭。      在一片混亂中,司馬泰一行人好不容易砍倒了追擊而來的迦納野人,但是他 擔心再次陷入危機,便趕緊對身後眾人提醒道:「大家都留點心,這附近應該還 有很多的迦納野人,咱們先重新整隊,莫要自己先亂了陣腳!」後邊幾十人紛紛 舉著手中武器,只知道一個勁的點頭。   剛才的遭遇戰,使他們嚇壞了。   這時,張豹從前軍跑了來,急喚道:「泰哥!泰哥不好啦,不好了啦!」   司馬泰此時亦是心亂如麻,方解危,又聽急喚,便是皺眉問道:「慢點說, 出什麼事兒了?」   張豹喘著大氣,半晌才緩過氣兒,說道:「咱們、咱們和老大走散了!」   什麼!   司馬泰聞言色變,抓著張豹兩臂,急忙問道:「什麼時候的事?剛才不是還 在的嗎?」   張豹彎著腰,雙手拄在膝頭上,揮手喘道:「不……不知道,剛才迦納野人 一來,大夥兒便跑散了,誰也沒空答理誰。泰哥,老大他們肯定是在那時候和咱 們走散的。」   司馬泰聽完,整個人頓時失去重心,險些就要站立不穩,幸得身旁宋凜扶住 ,這才沒讓他摔倒。   宋凜雖未參戰,但穿得衣服卻早被風沙覆得滿衫。此時見情勢不好,心裡很 擔心跟隨衛遲疆的妹妹宋薇,但是他很清楚衛遲疆的實力遠在司馬泰這一行人之 上,而且身邊還有朱方達和白面書生,相比起來,更該擔心的人反而是自己,於 是建議道:「泰叔,要不我們先回罪島吧,這裡實在太危險了……」   司馬泰還未回答,這話卻先引來一陣不滿。   軍中立即有人吆喝道:「那老大咋辦?難道要丟下老大不管嗎?我可不幹! 要回去你們回去,我不回去!」   「我也不回去!」   「我也是!」   不得不說,這些人雖然害怕,但卻很夠義氣。這些司馬泰都看在眼裡,他心 裡委實感動著這幫兄弟的情義。   轉頭喝道:「好了,誰說要回去了?剛才的迦納野人還嫌不夠嗎?都給我留 點力氣!」   眾人被這一罵,頓時安靜了下來。   張豹伸手抹了把汗,頂著炙烈的火陽,小心翼翼地走到司馬泰身邊,在耳邊 低聲說道:「泰哥,還、還有一件事兒……」   此時正午方過一刻,如燄炙燒的火陽就在眾人頭頂。別說一干人汗如雨下, 就連身為三段武王的司馬泰也覺滿身黏熱、燥火難當。他頂著滿額沁流的熱汗, 緊起眉頭,問道:「還有什麼事?」   「泰哥,咱、咱們迷路了……」張豹低著聲,就怕讓其他人聽見。   司馬泰聞言險些驚出聲來。他強忍激動,將張豹拉到一旁。氣急敗壞地咬著 牙,小聲問道:「怎麼會迷路?」   張豹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剛才一陣兵荒馬亂,能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 ,實在也管不了那許多,只得涔著汗水解釋道:「我、我也不知道……剛才迦納 野人一來,大夥便亂了套,誰也顧不上誰,等我回頭尋去,就發現弟兄們一路上 插的旗子都給野人搗了去,而且現場除了血跡,放旗的弟兄一個也沒瞧見,我看 估計已經死了……泰哥,咱們怎麼辦呀?」   怎麼辦?你問我怎麼辦?我還想問你怎麼辦勒!司馬泰被問得臉色一陣鐵青 。他覺得腦子裡好像有什麼聲音在嗡嗡亂叫,叫得他心煩意亂,瞪著眼兒,半天 也說不出話來。   好在他向來穩重,臨危方更顯大才。很快冷靜下來沉吟了半會,然後便讓張 豹傳令下去,讓全軍原地休整半個時辰(一小時)。   眾軍得令,自當依命。立馬各自找了較大的岩塊,在岩塊下躲避毒辣的陽光 暫作歇息。   宋凜不解司馬泰的用意,於是湊過來小聲問道:「泰叔,你不是說那些迦納 野人隨時會找來嗎?我們在這裡休息不是很危險?」這個問題不只是宋凜的問題 ,也是張豹的問題。   司馬泰沒有立即回答,只是看著遠方扭曲的荒蕪,一座座的岩山屹立嶙峋。 四面八方的景色幾近無異,唯有天空高掛的火陽,才能為他們指出回家的方向。   司馬泰臉上的汗水從睫毛上滾淌流下,他舉袖拭去,說道:「罪島的位置在 東南,可你們看,現在午時剛過一刻,火陽還在咱們頭頂燒著,如果不在這裡等 它西墜,咱們就無法分辨現在所處的方位。貿然前進的話,很可能會讓咱們距離 出口更遠……」他說到這裡,忽然頓了一頓,抬眼看了看熱浪滾滾的天邊,片刻 才又喃喃說道:「如果距離拉的太遠,恐怕就真的回不去了……」   宋凜雖然不知道已經丟失了出口,但他和張豹同樣知道回不去的意思,所以 在聽完之後,心裡也都有些徬徨。   就在三人滿心愁苦的當頭,天邊岩山之上,銀光一閃!   司馬泰坐擁三段武王實力,登時發覺了不對。但是待要起身時,快若疾電的 銀光卻已自那岩山之巔閃落而來!同時一聲哀號竄入眾人耳中,銀光劃過三人之 間,削斷了宋凜的一束頭髮,也削斷了張豹正待開口的頭顱!   滿臉錯愕的表情,隨著拋飛的頭顱掉落在司馬泰手裡。   張豹的身體由於忽然失去了頭部,不由一挺,血漿便順勢從斷頸處噴出,接 著身子又顫了幾下,才碰一聲倒下。   目睹張豹的首級飛到司馬泰手裡,宋凜直接被嚇呆了。而司馬泰捧著張豹的 頭,兩隻眼睛瞪的老大,他楞了半晌才回過神來,悲憤叫道:「阿豹──」   乍來之變讓眾人先是一呆,然後錯愕的停下動作望過來,似乎還沒意識到發 生什麼事。   司馬泰心中雖然悲痛,然此時卻必須立刻做出行動方針,他拉開嗓子吼道: 「大家找掩蔽,快!」眾人聞聲才回過神。   誰知正要動作,天邊岩山之上,又一道銀光劃出,這回司馬泰總算看清楚了 。他一把拉起宋凜躲到了最近的一塊岩壁之後,向著全軍大聲提醒道:「是刀氣 !大家小心,是刀氣!」   不得不說,修為只要達到禪武師的境界,便能夠發動刀氣。但距離卻很短, 而且速度也很普通,絕不可能從這麼遠的距離發動,又能眨眼而至。這不用想也 知道程度遠遠不知高出了多少個檔次!   司馬泰剛出聲提醒,銳利刀芒便在同時削過丈逾高的岩塊,連同躲藏在岩塊 背面的六名軍眾,瞬間被斬成兩半,誰也沒能逃開!   瞬間死傷七個兄弟,雖然憤怒,雖然悲慟。可是司馬泰知道,現在根本沒有 時間讓自己憤怒和悲慟,因為對手的刀,實在太快了!   他甚至猜想,衛遲疆會不會早就遭到了毒手?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這群人在這裡,根本只剩下了挨打等死了份,豈還能 有什麼反抗的餘地?   司馬泰拉起宋凜,向眾人大聲招呼道:「在這裡只會白白送命,大家快走! 」說完,立馬拽起宋凜,隨便抓了一個方向就跑!   可是他倆才剛奔出幾步,司馬泰的眼角餘光便見銀色刀芒疾閃而來,耳邊同 時驚聞宋凜急喊:「泰叔!」   但儘管發現刀氣臨身,無奈實力相差太大,根本無從反應,也不及反應!   殺人刀氣眨眼瞬至,兩人雙手緊扣,望著銀色刀光的瞳孔緊縮,眼睜睜地等 待那死亡的瞬間!   誰知,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右側人影突入,霎時擋在了兩人跟前。緊接著就 聽「鏘」地一聲,殺人刀氣貫入黃沙之下,劃出了怵目驚心的丈逾裂口!   刀氣突然遭人卸開,讓佇立於岩山之巔的無名武家,也不由瞇起冷冽如霜的 眸子,自語道:「……高手。」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