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十章 意外之人

達人殿堂

 
    

第七十章 意外之人   過得片刻,大明公才緩緩地道:「原來,是六峰之首大駕……」   「什麼大駕小駕,少跟老子廢話!」鳳飛凰粗魯地打斷了大明公的話頭,這 讓庭上那些平日裡對五公即為忌憚敬崇的眾人都不禁啞然,一個個都看傻了眼。   鳳飛凰留得一蓬紅髮宛若狂獅不怒自威,露在錦袍之外的肌肉猶如銅鑄鐵鍛 ,他抬手將凌非扛在肩上,一雙虎目凜凜地盯視玉階上,那隱於帘幕之後的仲裁 院五公,狂昂道:「一句話,今天老子要帶這娃兒走,你們誰有意見?有意見的 趕快站出來,老子一拳打爆他!」   呃,所有人聽了,一個個相覷無語,有人天生喜歡挨拳頭嗎?   相信沒有……   帘幕後,五公臉色鐵青,卻沒人真正答腔,只是沉默,看得階下蕭老忍不住 在心裡暗笑起來:「踢到一塊大鐵板了吧!桀桀桀……」   便在此時,庭外又傳來喊喝聲,眾人瞻目望去,就見三條人影排開侍衛,向 裡奔來。   鳳飛凰虎目一睨,洪亮地聲音立即喝道:「馬你這混帳苗峰!還不給你老子 滾過來!」   原來庭外奔來的三人正是苗峰,苗映以及史元。   他們本苦惱管清悅被強行以「虛空門」帶走,誰知正煩著,卻突然來了四名 不速之客,尤其領頭那人作風極其霸道,直嚷著要找「老妹」和「五弟」,還揚 言找不到就要砸了擎天宗,嚇得苗峰趕緊把苗映和史元找來給那位領頭狂漢解釋 ,最後,眾人才終於搞懂,原來狂漢說的「五弟」就是云香帥,而「老妹」便是 鳳凰女,這讓苗峰更加的驚駭,因為這便等同宣告了狂漢的身分便是六峰之首鳳 飛凰了!   在經過連番解釋後,鳳飛凰才終於打消了砸掉擎天宗的可怕想法,並且從中得 知五國仲裁院抓走凌非之母管清悅的用意。經過討論,與其漫無目的在茫茫人海中 瞎找凌非,倒不如直接到五國仲裁院等,以仲裁院的手段,相信要找到凌非並不是 難事。而他們只要在仲裁院等,自然就能等到凌非。   根據苗峰的說法,只要找到凌非,就等於找到云香帥,而找到云香帥,自然 就會找到鳳凰女,因此鳳飛凰使用六峰持有的「虛空門」,一行人便直接來到麒 麟帝國,而鳳飛凰則是立即直奔仲裁院想一探「五弟」與「老妹」是否在此,結 果卻陰錯陽差救了凌非,這也該算是凌非命不該絕吧。   再說苗峰,他老遠聽喊,心頭就是一抖,嚇得兩腿都要軟了,捏著老汗、急 急奔進刑庭,一來便長長的一揖到底,恭恭敬敬地道:「晚輩悉聽前輩吩咐。」   「混帳!」鳳飛凰迅的揪起苗峰衣襟,怒眉喝問:「我問你!你他媽的不是 說這娃兒和我五弟在一塊?我五弟勒?怎麼沒看到?」   苗峰一來就讓鳳飛凰揪得離地尺逾,老早便嚇得魂飛魄散,何況他哪裡知道 云香帥去哪了?支支吾吾地「這」了半天,實在一個也交代不出來,只能垮著一 張苦瓜似地老臉在心裡猛叫屈。   但鳳飛凰可不管這些,他心裡只在乎他的結拜兄弟和他的親妹,一隻大手揪 得更緊,揪得苗峰都要不能喘氣,他洪鐘般怒喝道:「馬你個小王八蛋,你說我 老妹去找我五弟,又說我五弟和這娃兒在一塊,現在這娃兒找到了,卻沒看見我 五弟和我老妹,你耍老子嗎?」說著,他怒氣一下子上湧,一股雷電之氣忽自他 臂上「劈啪」竄出,看得眾人眼睛一亮,苗峰更是兩眼瞪直!誰知還未及眨眼, 那股雷勁便在所有人眼前導入苗峰體內,霎時電得他通體舒暢,全身抽搐,白髮 長髯全都綣曲冒煙!   如果說剛才仲裁院五公只是略微忌憚,那麼現在就是完全的震驚了。誰也沒 想到傳聞中消失已久的鳳飛凰,竟是稀有天資中,攻擊力極強的雷系天資!   天底下有多少個雷系天資?恐怕古往今來,都是屈指可算的,就是五公平生 也未見過一個,不過今天算是見到了,而且還是一個非常不好惹的傢伙!   這時苗映和史元也已趕來,一見苗峰被鳳飛凰揪著渾身冒煙,兩人趕緊撲上 前跪了下去,苗映更是直接飆淚哀求道:「前輩!前輩!」他以為鳳飛凰起了殺 心,欲殺其父苗峰。   鳳飛凰瞧了苗映一眼,見她頻頻拭淚,心裡一軟,索性低哼一聲,鬆手便將 苗峰扔給史元。苗映見狀,趕緊一探父親鼻息,才知鳳飛凰並未下殺手,心裡總 算鬆了口氣,這才破涕為笑,連聲謝道:「謝謝,謝謝前輩。」   鳳飛凰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的眼淚,他刻意將頭別過,粗聲粗氣地哼道:「 謝啥?還不起來!」苗映感激一拜,這才和史元一同攙起被電暈的苗峰。   待三人起身,鳳飛凰又把肩上的凌非拎了起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一會兒 ,忽然「啪啪」兩下打在凌非臉上,看得在場眾人都是一愣,然後便聽他洪聲喚 道:「小子醒來!老子有話問你!」可凌非卻依然昏迷,動也不動。鳳飛凰見了 心裡來氣,把凌非拎著晃上晃下,左晃右晃,凌非卻是始終沒有任何反應。   這讓鳳飛凰十分地不爽,心裡怒氣驟升,嘴裡罵了聲:「他馬的!」隨即扭 頭對著五公大罵:「到底是哪個渾蛋把他打暈的,還不快給老子死出來!」   呃,不得不說,並沒有人把凌非打暈……   寫著大明字樣的帘幕微動,在帘後的大明公也來火了,他怒道:「仲裁院中 豈容你如此放肆!」   他這話本是意氣之語,誰料鳳飛凰卻將他這話當作是一種「承認」,迅疾飛 身而起,眾人同時一驚,他卻眨眼已經竄入帘後,隨即就聞砰砰砰砰砰砰六聲, 然後是一聲哀嚎,接著就見鳳飛凰的身影從帘後掠出,又站回到原地,可是右手 掌上,卻已是沾滿了鮮血,不住的流淌滴落。   起初大家還以為這個狂人總算受了教訓、吃了虧,誰知耳裡卻聽帘後傳來四 聲驚呼,接著就見寫著「忠義」的帘幕大動,粗曠地男聲同時自帘後喝道:「鳳 飛凰你!」然後又聽他急切道:「快,這是一品療傷止血藥,先吞下去!」   這話一出口,蕭老已經露出了笑容,反觀唐龍無蹤等人早已面無血色,全身 僵硬。因為這意味著鳳飛凰手上滴淌的鮮血,並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別人的!   可鳳飛凰卻滿臉不在乎地道:「咋樣?想跟老子打架嗎?我告訴你們,今天 要是找不到我五弟和我老妹,不要說你們五個廢物,老子把整座城都拆了!」   眾人聞言心裡都是一顫,尤其隸屬藏海劍門的唐龍無蹤四人,他們怎也沒想 到今天會突然殺出這麼一個狂人,而且還是個厲害的亂七八糟地狂人!   以他們的身分,應該立即把眼前這個極可能發生的危機給匯報上去,但是卻 苦在沒人敢在這時候離開刑庭,深怕那狂人一個不爽,自己這條命就得交代在這 ,搞得四人只能站在一旁乾著急,卻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不敢做。   這時蕭老卻乜眼笑道:「打人可以,但這城可不能拆,拆了老頭子要住哪呀 ?」   鳳飛凰聽言,轉頭瞥了蕭老一眼,喝道:「你這殘廢愛住哪住哪,干老子屁 事啊!難道還要老子給你打點不成?靠!」   飛熊飛虎一聽鳳飛凰言出不遜,立馬就要和他急了,誰知蕭老卻反而笑道: 「果然很像啊。」   其實鳳飛凰看到蕭老身殘,也沒想過要為難他,怎料蕭老說的話卻又引起他 的注意,頓時問道:「啥像?像啥?你他馬的在說啥鬼!」   「桀桀。」蕭老笑道:「自然是像鳳翔天啦,不然還能像誰?桀桀桀。」   鳳飛凰有些吃驚了,他怒眼問道:「你認識我阿爹?」   蕭老笑了笑,目光裡滿是回憶地道:「好久囉……老頭子和他拜把的時候你 還沒出生咧,桀桀……唉,可惜他已經不在了,老頭子也不中用了……」   他說到這裡,鳳飛凰已經瞪大了一雙虎目,他有些結巴地道:「你,你…… 」他突然覺得蕭老枯瘦地形容有些眼熟,越看越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時蕭老覆又笑道:「你這黑炭小時候老頭子還抱過你呢,這麼快就忘啦, 桀桀!」   突然,鳳飛凰一個驚人的舉動震驚了庭內所有人,每個人幾乎都張大了嘴, 誰也沒想到他竟會有此舉動,臉上紛紛寫著:「怎麼可能!」   撲通一聲,鳳飛凰已經拎著凌非,飛也似地撲到蕭老的輪椅前跪了下去!   雖然男兒膝下有黃金,但在鳳飛凰心中,蕭老絕對有這個資格受此大禮。他 把凌非扔在一邊,一雙大手猛地按在蕭老殘疾已久,並且萎縮嚴重的雙腿上,激 動地喊道:「蕭叔叔,你,你是蕭龍行叔叔!」說完啪地一聲,重重摑了自己一 個大耳光,罵道:「馬的,老子……呃,不,不對,姪兒他馬的瞎了狗眼,竟然 對蕭叔叔這麼不敬,真是他馬的該打!蕭叔叔!你打我吧!罵我吧!姪兒保證屁 都不會吭一聲的!」   蕭老伸出婉若乾材般地手,在鳳飛凰頭上撫了撫,笑容裡難得一見地和藹, 說道:「你這小黑炭總算認出老頭子來啦。」   鳳飛凰有些慚愧,他激動地說:「我當然知道!姪兒『黑炭』的乳名就是蕭 叔叔你起的啊!我還記得你說什麼東西到我手裡都會變成一塊黑炭,所以你和阿 爹都管我叫黑炭,我永遠記得啊!」   蕭老閉眼聽著,不住地微笑點頭,忽而又聽鳳飛凰怒道:「馬的,到底是誰 把蕭叔叔弄成這般的?還有我阿爹,蕭叔叔,你知道我阿爹是怎麼死的嗎?其他 叔叔都不告訴我,蕭叔叔你告訴我,我要殺了他們替阿爹報仇!」   蕭老聞言,長嘆道:「是老頭子識人不清,才會弄成今天這般不堪。至於你 爹……唉,你那些叔叔也是不希望你步上你爹的後塵,所以才不告訴你。不過報 仇倒是不用了,你也知道你爹是什麼人,要不是對方握有那種可怕的東西,要想 撂倒你爹,在當時恐怕還沒有人有那種能力。所以老頭子相信殺你爹的人一定也 受了極重的傷……唉,許多年了,老頭子也都沒有再聽過和他們有關的消息,我 想大概都傷重死了吧?所以這仇嘛,桀桀,其實也該算是報啦。」   聽蕭老這麼說,雖然沒能親手報仇,但鳳飛凰心裡也好過許多,只不過他還 是想知道殺父仇人的名字,於是問道:「蕭叔叔,你告訴我他們叫什麼名字,我 要去調查他們還有沒有後人,要是讓我查到,我他馬的全宰了!」   就在此時,一個蒼老地聲音卻忽然說道:「六峰之首,好大的口氣啊。」   這一句話,同時驚訝了庭內每個人。所有人都循聲望去,卻見庭門外不知 何時站著一名老者,形貌宛若靈山裡出來的仙人一般道骨仙風。   每個人都驚愕這庭外老者是何時來的?又來了多久?可是沒有人知道,因為 根本就沒有人發現!   就是帘後五公也是一愣,這人是誰?不知道,不清楚,沒見過,全寫在他們 臉上。   可鳳飛凰和蕭老卻是認得的,他倆幾乎是同聲說道:「武長生!」   有銀影之稱的武長生,雙手負於背後,慢慢地跨過高檻步入庭來。他一身銀 袍飄逸如仙,雪白地長眉掛在耳後,溫和的面龐微微含笑說道:「什麼事讓六峰 之首動這麼大氣?」說著轉而對蕭老笑道:「老友,終於捨得出來啦?」   原本是一場老朋友的久別重逢,應當是和樂歡喜,可是當蕭老見到銀影武長 生的時候,他的心跳卻不由得加快起來,他忍不住偷眼去看飛熊背上的圓口大缸。   他當然知道缸裡裝的是金影道問卿,但是,他卻也同時知道,金銀雙影是從 來不分開的……   金影傷重幾乎送命,銀影又怎可能安然無事的在這裡談笑風生?這在蕭老這 位熟識雙影的朋友眼裡,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