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2

達人殿堂

 
    

  開學後的幾個禮拜,漸漸與新同學混得越來越熟,但就在某天下午,發生了一件事情,一件讓我永遠記在心底的事情。   那天下午,外頭太陽正肆虐著在操場上體育課的人們,而我們雖坐在教室裡面,但額頭上的汗水也像瀑布一樣流了整身。   「現在來換座位,全部到走廊上,依學號排成兩排。」導仔說。   怪了,這節不是公民課嗎?怎會換座位呢?正當我充滿疑問時,綽號叫小黑的同學勇敢舉起了右手。   「為什麼還要換座位?剛開學不是就已經換好了嗎?」太棒了,說中了我的心聲!   畢竟原本的座位,周遭都是熟識的老朋友,一但換了以後,想要再續前緣都有問題阿!   而且換了以後就不能上課聊天、考試作弊、玩賓果;也不能玩數支,然後輸的人得幫忙跑腿買飲料麵包。   「那時候,是給轉學生適應新的環境,讓他們可以慢慢地熟識這個環境與新的同學,但現在都已經過幾個禮拜了,我想你們也差不多都認識了。」導仔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一行字。   「明天早自習考公民,範圍:第一課。」放下粉筆,繼續說道:「還有已經有很多老師跟我反應你們的上課秩序實在很糟糕,吵吵鬧鬧的是要怎樣準備基測?」   「所以現在全部的人給我到外面排好!」這句話配上課本拍在講臺上的聲響,讓全班的屁股立刻離開椅子。   「媽的……以後怎麼辦拉……」我站在阿翔後面,小聲說著。   「對阿,有夠北爛(註),真不愧是老妖怪,又老又機車的醜八怪!」阿翔相當氣憤。   當然不是只有我與阿翔會抱怨,走廊上的同學也七嘴八舌的抱怨著。   就在這時候,我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一位女孩身上。   為何會停留在她身上呢?   我想是她那笑起來時,嘴角上揚的可愛模樣與那淡淡的酒窩吸引了我。   站在陳心亞身後的女孩叫余婷萱,綽號萱萱。   當隊伍都排好時,導仔才從教室走出來。   「林宇翔和李明偉留下外,其他人照著黑板上的座位圖入座。」說完,其他人陸續的走進教室,留下我與阿翔兩個人充滿疑惑的眼神看著導仔。   我不瞭解為什麼自己會被留在外面,我想阿翔現在也滿頭霧水才是……   「來,你們兩個過來。」導仔揮了揮右手示意我們靠近點。   因此我們與教室的距離拉開了一小段路。   導仔半句話都還沒說,就先拿她手上的原子筆敲了我與阿翔的頭。   「所有老師都跟我反應你們兩個上課態度非常不好,不是吵鬧就是睡覺。你們到底有沒有心想把基測考好阿?」導仔手上的原子筆仍然敲著我的頭,繼續說道:「我知道你英文能力好像還不錯,但這並不能表示你上英文課時就可以不聽英文老師的話,甚至與阿翔兩個人在那邊搗亂,你們不想讀書,其他人還想讀書呢!」   我與阿翔相互看了一眼,頭垂的老低。   我不知道阿翔現在心裡在想什麼,但應該與我想的差不多吧……   心中或許都出現了一種罪惡感,害我們不敢把頭抬起來。   「媽的!真衰……」這話當然沒有說出口,只有想而已。   「抬起頭來看我阿!你們到底有沒有想考好基測?」導仔放下手中的筆,雙手交叉在胸前。   我與阿翔緩緩抬起頭來,但視線始終無法直視導仔。   怪了……怎會這樣?   平常的我不是很愛搗亂,就算遇到老師指責也是嬉皮笑臉的帶過,為何現在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而且沒了勇氣的自己,全身竟然微微顫抖著……   這時候我才發現,平常時那個愛調皮搗蛋的我,只是藉助他人的力量在為非作歹罷了。   沒了其他人的幫忙,我什麼都不敢作。   「我再問你們一次,你們到底想不想考好基測?」導仔說話的音量漸漸加大,像是在說給別人聽一樣,明明我們就在她面前阿……   好丟臉阿……希望班上沒人聽到。   我用眼角餘光瞄了一下阿翔,本來是打算看他的反應,卻沒料想到他居然也偷偷瞄了我一眼。   能考好基測的話誰不想阿?當然想阿。   只不過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在哪裡,更何況我也只有英文這科比較有看頭,好嘛,再多算一科國文就是了,區區兩個較拿手的科目怎樣把基測給考好?   正當我還在猶豫到底要怎樣把話說出口時……   耳邊聽見了導仔的聲音。   「我說……」   導仔話還沒說完,卻被阿翔的話給打斷了。   「想阿!當然想,考好基測才能讀好一點的高中!」阿翔邊說還邊點頭。   我訝異的看著阿翔,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的右眼正對我眨阿眨,好像要我配合他演出一樣。   於是我開始跟著阿翔點頭,附和他。   「嗯阿!我也想要把基測考好一點,然後上好一點的高中。」   導仔聽到後,面露微笑,點點頭,說:「很好很好,竟然你們已經有這個決心想把基測考好,那麼我絕對不能讓你們的父母親失望。」   呼──   反正不管她用什麼招式我想讀不讀書的掌控權仍然在我身上,還能解決導仔的「金剛經」,真是一舉兩得阿,想到這,我難掩開心的心情,跟著導仔笑了起來。   同時阿翔也笑了,這場「法會」就在三個人的笑聲中悄悄結束。   只是當我們還沉浸在那自以為成功脫逃導仔的金剛經時,那件讓我記在心底的事情發生了……   在我們三個人同時回到教室的時候……   導仔把我與阿翔在黑板上的名字塗掉後,便用命令的語氣對我們說:「你們兩個把課桌椅搬來講臺旁邊,一個在這裡,一個在這裡。」邊說還邊用手指著講臺的左右兩邊。   ……   ……   ……   相信阿翔與我一樣,同樣是愣了幾秒後才有反應。   「什麼?坐在講臺旁邊?不好吧老師……」我最先發難。   「對阿,坐在講臺旁邊會影響到坐在後面的同學。」阿翔跟著附和。   「那好,除非有人想跟你們兩個人換位置,不然的話就乖乖地給我坐好!」導仔說。   登時,全班衝出了許多聲音,許多認同我們坐在特別座的聲音。   「哪會影響到我們?不會有影響拉──」   「對阿,哪會有什麼影響,你們兩個坐在那邊剛剛好阿,平常不是很有話聊嗎?現在靠這麼近肯定能聊得更愉快哦,哈哈哈。」   「就是嘛──」   許許多多的贊同聲,瞬間把整間教室吵的鬧哄哄。   照這個局勢看來,應該沒有人會想跟我們換坐位。   於是我跟阿翔很認命的把課桌椅抬著走向講台兩側,放下。   「很好,那我們可以開始上課了。」導仔翻開課本說:「翻開課本的第四十七頁,這次要上……」   現在根本聽不見導仔的上課內容,因為內心全部都充斥著不滿。   不滿為什麼會坐到特別座,不滿為什麼只針對我跟阿翔,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不滿非常不滿!   雖然上課內容可以不聽,但是課本還是得放在桌上,我轉身要從書包把公民課本給拿出來時,卻意外發現了一件美好的事情。   原來我不是最不幸的……   余婷萱竟然坐在我身後,坐在我身後阿!   瞧她認真的模樣,迷人到我居然發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樣子,我不該不滿導仔的安排,甚至要感謝她呢。   「怎麼了嗎?」她歪著頭,拿著原子筆的尾端戳自己的右邊臉頰。   「阿……沒事沒事。」回過神來,把課本迅速拿好,轉回來放在桌上。   本來還期待著會不會有下一句的對話,但背後始終沒有任何聲音傳來,就算有,也只剩筆與紙磨擦所產生的唰唰聲。   但至少……至少……   有講到話了。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