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短篇小說】一輩子都不能忘記自己曾經苦過。

達人殿堂

 
    

  我轉身至身後的酒櫃拿了瓶紅酒到電腦桌上,當高腳杯被紅色液體給填滿時,才發現原來自己能這麼安逸輕鬆享受自己的時間是凌晨。   但我也很慶幸自己有現在這點小成就,雖說比以前風光的日子難過,但至少現在有個自己喜歡的工作,也樂在其中。   以前的我是一家公司的老闆,那時日子可過得風光,畢竟當時我年紀才二十四歲就擁有一家公司,在同儕裡我算幸運的了。   好景不長,在我經營了兩年之後宣布倒閉而欠下一屁股債,也因為當時自己太過驕傲,以為有了點小成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那時的我對待階層稍低的朋友如豬狗,反而對待那些會對我阿諛奉承的人如貴人般的待遇。   完完全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學會賭博、玩股票、投資……等玩意兒,這雖非導致失敗的主要原因,可是也因為這樣才把自己逼上絕路。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用人不慎,才讓公司慢慢走向倒閉,到後來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整間公司資金早已被一位友人給掏空甚至以公司的名義欠下鉅額債務,而我就理所當然地當上他的替死鬼。   在我宣布破產後,還有好幾百萬的債務都還未還清,到後來是父母親跳出來替我解危,事後他們對我特別失望,口頭上不說但是那種「親情」的感覺已經慢慢消逝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且毫無感情的親情。   那年我二十六歲在經歷過這些事情後才從自己的世界慢慢醒了過來,原來那些只會阿諛奉承的人不是朋友,只是貪圖自身利益才會藉機靠近,而另外那些會給我告誡、建言的朋友才是真正的好朋友,因為他們不會因為地位不同而說出諂媚的言語,還會給予意見並叫你要小心那些酒肉朋友。   只是我聽不進去也聽不下去,才導致自己破產到走投無路。   當酒杯見底時,我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又陷入了回憶,靠著椅背我把雙手舉起,在伸懶腰同時還不忘發出「啊──」。   這時螢幕傳來一個聊天視窗。   「還在忙啊?」   「是沒有多忙,把這篇結束就可以了!」   「不要又忙到忘記睡覺就好,有沒有聽到!」   「是,我的大小姐。」   「那我先去休息了唷,剛才把業務給忙完,晚安。」   「好,記得要多多想我啊,晚安。」   「白癡。」   望著螢幕上已經離線的她,思緒又被悄悄地被帶走……   受到眾叛親離的滋味後,理所當然地陷入了一段為期很長的低潮期。   那一夜,屋外正下著磅礡大雨,雷聲轟隆作響也替這寂靜的夜晚帶來一手悲戚的交響曲。   而我癱坐在屋內的地板上,望著眼前的鏡子裡的自己,才發現原來我現在如此落魄,凌亂的頭髮、許久沒刮的鬍鬚,三天沒洗澡的身上還發出陣陣惡臭。   滿地空酒瓶似乎在提醒我酒精不久後將會退去。   我用手拍拍臉頰卻一點痛的感覺都感受不到,想趁著現在酒精還麻痺的了神經時自殺,我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果刀,抵在喉嚨上。   現在的我只剩下死這條路才能忘記接下來所要承受的苦。   沒了錢、沒了朋友、沒了家人;有了苦、有了痛、有了覺悟。   也因為喝了許多酒所以導致緊握刀柄的雙手正在微微顫抖……   當刀尖抵在喉結上時,手卻停住了。   情緒開始崩潰眼淚源源不絕溢出,雙手一鬆水果刀喀瑯的掉落在地板上,我這時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懦弱,原來我連「死」都沒有勇氣。   我拿起早已見底的酒瓶往嘴裡灌去,一瓶接著一瓶灌著,想要把不愉快通通忘掉,但見底的酒瓶內已無酒,所以不愉快並沒有隨著酒瓶一瓶接著一瓶換就忘記,反而是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靠近。   那一夜,伴隨著眼淚與鼻涕的我早已忘了如何睡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熱情如火的太陽依舊照耀著這片大地,我也被這陽光照到有點睜不開眼睛,等到我有意識時才發現自己正靠在房子外面的大門上,手上拿著一張白紙與幾張紅色鈔票。   「房子這幾個禮拜你暫時不能住,我們希望你能靠著自己的力量去生活,這次不要再讓我們失望了。這些錢足夠你活個幾天,剩下的生活費就靠自己去賺。對了,這幾個禮拜我們也不在臺灣,也通知了親朋好友不能贊助你,最後希望我們回來時能看見你變得不一樣。」   看著白紙上頭的筆跡我猜是父親寫的,手上這幾張紅色鈔票頂多讓我度過兩天,剩下的十幾天該怎麼生活?   在我考慮到十幾天後的生活該如何是好時,肚子發出陣陣聲響提醒我該吃飯了。   於是我起身,雖然頭還是隱隱作痛,腳步也稍為站不太穩,但我撐著宿醉的身體一步一步往早餐店前進。   到了轉角的早餐店後,我馬上靠近櫃台要點餐,但這舉動卻讓許多人嚇到紛紛往後退了幾步,甚至多數人摀著鼻子,背後也傳來許多聲音,我這才知道自己全身散發著惡臭味且蓬頭垢面的樣子也確實讓人退避三舍。   雖然餓到有些沒力,但這景象也讓我拔腿就跑。   離開早餐店,我到了一間成衣賣場隨手買了件價格最便宜的衣服與褲子,之後到了一間看起來十分老舊的賓館假裝要休息,實際上是為了沖洗身體。   最後我才到了離家有二十分鐘路程的早餐店填飽肚子,手上的紅色鈔票也因為這樣只剩五張……   人來人往的街上,看著每個人都有既定的行程與目標,心中不免感嘆了起來,之前的我也與他們一樣,每天有既定的行程目標要完成,如今漫無目的遊走在街道上才明白之前的確是做錯事了。   在我落魄的時候那些酒肉朋友跑得都比奧運選手還快,根本連個屁都聞不到就不見了;會給予建言的朋友則是與父母親一樣,對我感到失望外甚至連救我的意願都沒有。   要怪就要怪自己當初是怎樣錯怪朋友,落得這種下場都只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   沒有目的地的走了一小段時間,身體也因為宿醉還沒完全退散感到四肢無力,所以我隨意找了個有樹蔭遮蔽陽光的椅子坐著。   把剛在便利商店買的礦泉水瓶蓋轉開,咕嚕咕嚕的往嘴裡猛灌。   喝完水後,我把口袋僅剩的五張百鈔拿在手裡,癡癡望著,打從心底的希望手上的鈔票顏色能變成藍色,但那也只能想想罷了,畢竟那根本不可能會發生。   這時突然有位年輕貌美的少女出現在我面前,並微笑的對我打聲招呼:「嗨──」   聲音聽起來十分輕柔。   「嗨,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語畢,少女就自個往我身旁坐下,並且勾住我的手撒嬌地說:「哥哥,幫幫忙可以嗎?這是我們大學生自己推出的產品,希望你能幫忙購買。」   她手上拿著一個上面有著許多奇怪圖案的小袋子。   「這……」   我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她馬上又說:「拜託一下拉……這是最後一個了,賣完我才能回家。拜託拉哥哥。」她除了勾著我的手之外,這次還連人帶胸靠在我的手臂上。   雖然之前酒店小姐看多了,但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被這樣勾住還是有點不好意思,重點是現在得自己是多麼落魄,身上也只剩五張百鈔,實在讓我很難為情……   「齁唷,不要這樣嘛……一個也才兩百圓,就當幫助小妹我拉,好嘛好嘛──」她左右擺動我的手,像極了討糖吃的小孩。   在拗不過她的柔情攻勢下,我只好把所剩的五張鈔票拿了兩張出來給她。   買完後,她握著我的手向我道謝,然後就匆匆忙忙得離開在這人潮擁擠的街道上。   我仍然坐在樹蔭底下,只不過現在手上除了鈔票外還多了個看起來非常怪異又沒用的小袋子……   看著那上面的怪異圖案,還是不明白上面那些圖案是什麼東西亦或是有什麼象徵,最後我只能看著那袋子傻傻地苦笑。   艷陽高照的太陽逐漸往西邊落下,取而代之的是那微風輕輕吹拂臉頰的舒適感,閉上眼後,不久就進入夢鄉。   醒來時早已入夜,可是人潮卻沒有因為天黑就散去,反倒是更加密集,而我也是被這人聲鼎沸給吵醒。   我起身後,左右擺動著身體好讓筋骨伸展,之後先到附近的公廁上小號,站在洗手檯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頭髮凌亂、廉價的衣服與褲子,比起之前神采洋溢、貴重西裝套裝來說實在差太多了,我捧著水往臉上拍打想藉著水滴來掩飾早已落淚的臉龐……   我漫步於街上想找點什麼東西吃,但身上僅剩三張百鈔讓我不知道能吃些什麼,今晚假如吃得太好明天就可能沒得吃,所以我來到了一間位於巷口的路邊攤,點了碗陽春麵跟豆干、滷蛋,當作今晚的晚餐。   當熱騰騰的麵與滷菜端來時,我迅速的把筷子給拆開,一口接一口的吸允,雖不是什麼天大享受,但對我現在來說已經算是種奢侈的享受。   而我邊吃也邊思考著,現在的我還能做什麼事情來養家活口,腦海裡的工作一個接著一個掠過,但卻沒想到一個適合的工作……   直到我看見桌上報紙上的小說文章,才讓我有種頓悟的感覺。   小說啊,還記得在念書時間自己在網路上寫過不少小說,但到後來出社會當了公司老闆後,就把這興趣給忘得一乾二淨。   或許,我能靠著「小說」來替自己餬口飯吃。   結完帳,身上還剩兩張百鈔與幾枚銅板,離開路邊攤後我走到一間看起來十分老舊的書店,買了支黑筆與數張白紙。   最後我坐在便利商店外有桌子的椅子上,開始了今晚的故事……   在動筆前,我想起許多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也想起自己在網路上發表的第一篇小說。   在想不到要寫什麼題材時,忽然想到可以寫篇從風光到落魄、希望到絕望的故事,反正現在這些事情正發生在自己身上。   那就把小說的主角當成自己,從大學畢後開始寫,然後一路寫到現在這窮困潦倒的樣子!   於是我把黑筆握在手上,一點一滴的在剛買來的白紙上構築我自己的故事。   白紙上頭出現的黑色顏料也慢慢的開始渲染了半張紙。   黑筆也在紙上迅速飛躍著,絲毫沒有半點猶豫的飛舞著。   但隨著劇情寫著當時自己是如何對待那些好朋友時,我不禁落下眼淚,連握筆的手也開始逐漸顫抖。   假如時光能讓回到當初還風光的時候,我肯定不會用如此高傲的態度去對待他們,也不會再去與那些狐群狗黨們有交情。   這樣或許我就不會讓對我抱持期望的父母傷心,也不會讓那些用真心待我的好朋友難過,更不會讓他們對我徹底的絕望……   但我沒有多拉A夢裡的時光機,所以不可能回到過去,且世上也沒有吃了就能重返過去的藥,終究只能靠幻想來彌補這心中的缺憾……   真窩囊啊!   眼淚一滴一滴往下墬,沾濕了白紙,密密麻麻的字跡充滿著過去的經歷。   當字數來到了第二張紙的一半時,故事也完成了三分之二,而我卻不知不覺得趴在桌上睡著。   翌日早晨被一隻手給搖醒,我揉了揉眼睛,半瞇眼的看著眼前這女孩,也因為剛睡醒景象顯得有些模糊。   「這是你寫的?」模糊的視線裡看見的是一位友著長髮的女孩拿著一張白紙。   「什麼?」我揉完眼睛又眨了幾次眼,視線才逐漸清晰了起來。   眼前這位女孩除了長髮過肩外還配著一付黑色粗框眼鏡,看臉十足像是上班的OL但是她身上的穿著又不太像,一件印著英文字母的T─SHIRT、牛仔短褲、腳上還穿著白色夾腳拖鞋。   所以應該不會是上班族……   「欸,先生我是在問你這張紙上面的字是不是你寫的?」她把紙拿在我眼前晃啊晃。   這時我才發現本來壓在手下的白紙不見了,而眼前這女孩拿著紙上的字跡好像我的字……   「我看看……」把紙給拿過來後再三確認,「對啊,這是我寫的。」   「恩……」女孩低著頭然後用著手摸摸下巴說:「那你有興趣繼續寫小說嗎?」   說完,她瞇著眼睛對我笑。   我搔搔頭,想想反正現在也沒有工作而寫小說或許還能挣口飯吃,何樂而不為?   「有興趣是有興趣啊……」我話還沒說完,女孩就拉著我的手興奮地說:「那快跟我走!」   於是我就被她拉著來到了一棟大廈前。   「這是……?」我問,但女孩卻沒有回答,只有自顧自個的走了進去,所以我也只好默默的跟著她走了進去。   我們搭了電梯來到了一間位於五樓的工作室,門外掛著「新情出版社」的招牌。   到了裡頭女孩走進了一間辦公室,隔了幾分鐘後才出來叫我進去。   「請坐。」一名年約四十的男子指著他辦公桌前的椅子說著。   「謝謝。」我拉開椅子,坐下。   接下來的數十分鐘內我與那名男子洽談了關於寫作這方面的事情。   「很好,這裡供吃供宿,下午就來上班吧!」男子起身伸出厚實的右手。   「謝謝。」我先是鞠躬,再把手給伸出去,緊握。   於是我找到了人生的轉機。   這也要感謝那女孩發掘我,那名男子的提攜。   至今我還忘不了他們兩個的恩情。   紅酒又見底了,我拉回思緒,在螢幕上輸入END,完成了今晚的故事。   原來經歷過高低起伏的人生,才叫做人生。   人,只要活著就會有轉機,處處都是希望。   我很慶幸當時落魄的時候沒有勇氣把刀尖刺入喉嚨。   才有機會當上作家。   才有機會證明自己不窩囊。   也才有機會讓本來早已對我絕望的父母與朋友,重拾對我的信心。   更謝謝她,那名長髮過肩帶個黑色粗框眼鏡的女孩。                                  END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