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13。

達人殿堂

 
    

幾經折騰,終於回到家。 疲憊地關上大門,行李隨手亂扔,整個人癱在玄關前。口袋裡手機仍是沒反應,自走出警局後就撥了數次電話給桐乃,沒一次接起,再加上昨晚她那令人聯想到私奔的發言和曖昧態度,真是想起來就擔心。 側身拉開鞋櫃,桐乃上學穿的皮鞋並不在裡頭,證明應該有乖乖去上課才是。現在才不到下午二點,還要忍耐一段時間才能見到她。 這次一定要問個明白。 洗好澡,打著呵欠準備去補眠,拘留室根本不是休息的地方,整晚睡睡醒醒,反而越睡越累。就在走出浴室時隱約聽見崔俊熙的歌,循著聲音,從放毛巾的櫃子上找到桐乃手機,原來她忘了帶出門。 來電者是穗穗。代為接起,「你好,我是桐乃哥哥。」 「咦,是葛格啊,桐乃好嗎?一定是葛格特地翹課回家照顧她對不對,好羨慕啊。啊,我也真是的,應該傳簡訊才對,萬一吵到桐乃休息不就......」穗穗自顧自說個不停,從對話內容能夠判斷桐乃目前不在學校。 「啊,不好意思,我剛到家,剛好桐乃手機放在桌上響,請問她怎麼了嗎?」試探性地問。 「桐乃早上突然說她頭痛,就先回去了。」 「原來如此,那我待會去房間看一下她,特地打來是有什麼事要轉告嗎?」走到桐乃房間外,趴下自門縫往裡頭看,怎樣也感覺不到有人在裡面,她到底跑去哪了...... 「沒啦,就只是想說複習的講義我整理好了,倒是葛格你昨天跟蹤的結果怎麼樣?」 「哈哈,你完全誤會了啦!那個大叔是攝影師,算工作上同事而已。那先這樣,有空再詳談。」沒心情多聊,隨便用了謊言打發掉穗穗。 倒在沙發上胡思亂想,高中時候也使過裝病翹課這招跑去打網咖,只是桐乃又不打網咖,她只可能會跟大叔打....... 打.......打什麼? 睡意摻雜著妄想, 害我做了個關於桐乃和大叔的夢。 ※ 不知到底睡了多久,醒來時屋內已是一片昏黑。 起身後趕緊摸內褲確認,還好沒有濕濕黏黏的。身上多了件涼被,自窗外透入的微弱光線讓我意識到對面還坐了一個人 —— 桐乃倚著沙發睡著。 打開電燈後,搖了她肩膀。 桐乃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呵欠,「咦,不小心跟著睡著,有順路買便當回來。」她揉了揉眼睛,擺出剛睡醒的可愛模樣,像是想把昨天的一切都當作沒發生過那樣。 「我說桐乃......」 「待會說吧,我去熱便當。」桐乃主動端著便當走向廚房。 微波爐發出的嗡嗡聲嚴重干擾我的意志,在看到桐乃本人前,明明下定決心要把事情問個清楚,但如果不繼續深究這件事下去,至少還能維持現在平和的表象。 不,不能屈服,身為哥哥的我,發現妹妹和大叔做出那種事,怎能裝作不知道。 「吃吧。」桐乃把排骨便當推到我面前桌上,可惡啊,為什麼偏偏這時候變得那麼貼心,還故意選我喜歡吃的主菜。 「我說,你昨天......」 「昨天......對不起,害你被關在警局,真的......對不起。」嘴巴向來比我老二還硬的桐乃,今天竟然會主動道歉!? 「啊,沒、沒事啦。」 「還有蛋糕......謝謝了,等下一起吃吧。」平常幫她跑腿、做牛做馬連一句感激之詞也沒有的桐乃,今天竟然和我道謝!? 「你昨天一直要叫我回家,有事情對不對?」 「已經沒事了啦。」 「那你今天為什麼翹課?」還是狠下心脫口而出,咻一聲射出冷箭。 「......」 「你手機忘在家裡,我回家後接到穗穗打來的電話,到底裝病翹課跑去哪?」 「沒有......」桐乃神情緊繃,她真的不擅長說謊,被戳中問題點之後顯然不知所措。 「還有,昨天我後來又跟蹤你一次,你變裝後上了一個大叔的車對不對?」 要是平常的桐乃,當講到這裡時,她便當盒內的雞腿早就砸了過來,而今天的桐乃只是雙手緊緊捏著自己大腿,頭也不抬地任我發言。 「然後,和大叔去了HOTEL,還試了什麼王座,什麼火焰、什麼噴泉.......」越說越氣憤,「你要交男朋友我不反對,只是......怎麼找了個黑道大叔,那顆clock子彈也是他給的訂情信物?今天翹課是為了和他約會?」 「才不是!」桐乃蓋上飯盒。 「哪裡不是!?」 「全部!」她衝回房間,碰一聲關上門。 ※ 妹妹大概又會好一陣子不理我了。 無奈地坐在電腦前,連上網打算搜尋「爸爸如何面對叛逆期女兒」、「女兒談戀愛該如何處理」之類的文章來解除眼前煩惱。 搜索引擎首頁上,有篇新聞吸引住我的目光。 【東星會黎世南於『回家hotel』遭槍擊身亡】 黎世南,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黑幫老大黎胖子,新聞只簡略提到他下午去HOTEL時,在情趣椅「王座」上遭不明人士持鎗殺害,沒有更詳細的描述。 MSN收到震動。 「幹啊,好爽。」敲我的是阿明。 「怎?」 「看新聞了沒,黎胖子掛了。」阿明貼心附上新聞連結。 「他掛你爽什麼,你欠他會錢喔?」 「不是啦,爽的是小道消息說,鎗殺黎胖子的殺手,是從旅館外開鎗的,子彈打穿九道牆、一顆樹,欸又好像是十八道牆、七顆樹,我忘了。」 「用大砲射的喔?這又有啥好爽?」 「聽過砂狐里希?」阿明又很貼心附上說明連結。 所謂砂狐里希,連我這種不太關心時事的也聽過,記得是滿久之前便在網路上掀起討論熱潮的殺手集團,大概在二年前完全消聲匿跡。這個團體從前以殺黑道、政客與無良商人為主,所以獲得某些民眾好評,行跡遍佈帝國各個角落。 「告訴你,幹掉黎胖子的不是大砲,是clock‧改專用彈,能打出這種誇張炫技的,只有這公會的殺手啦,好爽啊,砂狐復出了。」阿明等不及我回覆,滔滔不絕的打字,「欸欸,你家桐乃不是也有clock‧改的子彈嗎?後來查的怎樣?該不會她是砂狐的超性感殺手吧?喔!我的某方面現在硬度大概是摩式硬度表的等級十,甚至超過。」 「神經,確認過了啦,那顆子彈是假的。」我瞎掰。 被阿明這麼一講,大腦裡面負責妄想的那區塊又開始運作。和妹妹在一起的大叔就是殺手,那天和桐乃在一起是為了假扮情侶勘查地形,腦中情境從愛情片變成愛情動作片。 「桐乃,當殺手好有罪惡感。」 「沒關係,可以把罪惡感分給人家。」 「怎麼射給你?哦,說錯了,是分給你。」 「當然是用『那裡』呀,每殺一個人,人家就跟你H一次。」 「哦呵呵呵,真是糟了,那一天至少要殺兩三個人呢。」 急促敲門聲中斷我的妄想劇情。 開啟一點門縫,從縫隙間看到桐乃穿著睡衣站在門外。 「那個.......到我房間一下。」她撇著頭,不敢用正眼看我,臉頰紅得像是發燒那樣。 「有什麼話要說嗎?」剛剛明明一副生悶氣的樣子,現在的態度又像是要拿巧克力給學長的小學妹。 「......囉嗦,來就是。」桐乃捉住我的手,用暴力將我拖出房間。 跟在妹妹身後,上一次被她主動邀請到房間內,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房間內擺設和上次潛入時沒什麼改變,因為這次主人在內,倒多出一股甜甜的香味。 擦著粉色指甲油的指頭往地毯一指,示意我坐下。明明坐著絨毛地毯,卻感覺跟躺在針床上沒兩樣,這種氣氛真的超緊繃,比我一周沒尻尻時的褲襠還緊。 「剛剛仔細想了一下,決定還是......稍微告訴你好了。」桐乃背對著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給你看個東西,絕對不能說出去喔。」 這種半命令半撒嬌的語氣根本故意讓人內心搔癢難耐,天啊,她到底會拿什麼出來? 她身上睡衣算是暴露,細肩帶的蕾絲洋裝睡衣,胸前還稍微設計出簍空的感覺,總之遮掩軀體的部分就是不多,讓人眼神不知該放哪才好。難道現在是要給我看平常被衣服遮住的地方了嗎?這樣的話怎麼受得了! 「嗯......」點頭,內心忐忑。 桐乃彎腰,睡袍下的小褲褲霎時顯得若隱若現,她從櫃子拉出一個小保險箱,保險箱擺放位置巧妙用其他雜物蓋住,和蛙君上次都沒找到那裡去。 密碼刻盤緩緩轉動,我的心臟則越跳越快。 「準備好了嗎?」她取出藏身在裡頭的祕密。 「桃園縣已經準備好了。」緊張地握拳。 「鏘鏘!」她還配音咧。 桐乃轉過身,手中拿著一把貼著水鑽以及小碎花貼紙的...... 「吶,她叫咪露」 「咪、咪露!?」 咪露不是什麼寵物、Jump Egg、抱枕娃娃之類的別稱,它是把在燈光下閃著殺氣的鎗。 「型號是Clock‧改。」桐乃熟稔地退出彈夾,裡頭上滿子彈,「子彈可填充二十一發,有單發擊發模式及三連發模式。」啪一聲,又收起彈夾。 「.......真鎗?」還好和阿明的對話已經先幫我蓋好心理建設,不然現在大概大腸裡的屎都嚇到逃竄出門。 「當然,那天你撿到的子彈就是咪露用的。」 為什麼我感覺桐乃的口氣有些得意。 「啊啊啊啊!你幫那黑道男友藏鎗?」 「喂,為什麼那個禿頭大叔在你妄想裡要一直扮演我的男友啊?他只是為了任務的利用對象罷了。」桐乃嘟著嘴辯解。 「所以.......?」 「剛剛看你在房間上網,讀過雅虎首頁沒?三星會黎胖子死了。」 「你你你......的意思是......?」我那孬種的聲音已經顫到不行。 「是我做的。」 停、停,快住口,是騙人的吧?我真的會壞掉!會壞掉啊! 「 我是殺手。」 最後這句衝擊性的發言,威力猶勝「哥,我被大叔中出了」百倍有於,打穿九道牆、一顆樹,幹掉黑道老大的殺手,是面前穿著誘人睡衣、可愛戰鬥力破表的妹妹......桐乃? 不可能。 不可能! 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第一章 完) 來源 :廖大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