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4-04-。

達人殿堂

 
    

-04-      回到現實,我發現有隻白色的鵝正在啄我的鞋子。肥鵝啪啪啪的跳到湖裡去,飛快地游走了。我們三人坐在湖邊的石椅上,小君瞇著眼問我:「昨天沒睡飽啊?」「哈哈哈哈……睡的很好。」看到小蔓坐在小君的旁邊,加上我對小君說話的語氣,由不得想起小黃才說過的話……該死!我越來越像小司子了。      「今天約你們兩個來,就是要把話說清楚。」   「嗯……我知道。」小蔓小聲回答。   而我不敢回答,開始緊張起來。      啪的一大聲,小君把她的左輪手槍放在石桌上:「這是我的槍,入行三年,殺過十一個人,最後一人是炸彈客的同夥,別號左輪,隸屬三丁的殺手。」我左右看看,還好附近沒人,只有幾隻鵝。小君提起槍,她真的很愛把槍口對著我:「李政司也是,入行一年,別號德國打老虎,沒殺過人。他會成為殺手的原因是他的父親七號,曾經活躍其中的頂尖人物,也是幾年前三一九案的殺手。」      小君熟練地把左輪九十度翻轉,手握槍身,槍柄對著小蔓:「而妳,一個普通的大學生,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我們的存在對從前的妳來說可能只是報紙上的幾行字。我不知道妳喜歡上李政司哪一點,他是長的不醜……」小君說到這裡時瞧了我一眼,發現我因為暗爽而挑起的眉毛:「但也稱不上算帥,好色又不負責。」      「會嗎?我覺得阿司還好啊……」還是小蔓會說話。   「對嘛,沒那麼誇張吧?」我順口搭腔。   「沒有嗎?」小君反問,左輪指著我。   「有,我承認我很色。」渣。      「不幸的是,這豬頭也喜歡妳。也因此小蔓妳變成炸彈客綁架的目標。而在阻止炸彈客後續的計畫中,我對小蔓坦白了某些事情。小蔓接受,而且盡力的幫助我們。只是在那之前我並不明白炸彈客的真實身分。迎新那晚,妳也看到了他是怎麼對付阿司,如果不是會長出現,我們都會死。」      「在那之後,妳和阿司就決定和我絕交了。」   「對,但那是錯誤的決定,因為我們並沒有考慮到妳的想法和心情。」小君說到這,自然地牽起小蔓的手。看著我渾身很不是滋味:「小君!妳們兩個昨天就聊過了吧!」沒錯!而且一定還是兩個人躺在床上聊天聊到天亮!      「我們是聊過,又怎麼樣?」   「所以妳是說給我聽,應該要看著我啊。」   「看到你我就生氣,我怕會忍不住開槍,沒關係嗎?」   「妳還是看小蔓好了,我到旁邊陪鴨子玩沙。」      我一個人生著悶氣走開,張大耳朵也聽不清楚幾公尺外的小君小蔓在聊什麼。一會兒後小蔓走過來,挽著衣裙和我一同蹲下。      「小君引薦我去見理論部門的秋組,你知道秋姐嗎?三丁裡負責資訊處理的組長。秋姐有意要找一個助手,分擔她的工作。」我知道,上次和狐狸狗對上時還得多謝秋姐,雖然根本沒看過她。      「其實我也有想過把妳介紹進三丁裡頭,但入會的資格是必須要完成一件委託,我跟妳提過了,我不想妳和我們一樣得拿槍殺人。」      「喲,你還真會為小蔓著想。」語中帶刺的小君走到身旁另一邊:「可我倒不覺得殺人有什麼不好,尤其是殺像你一樣的豬頭!」我知道她刀子口豆腐心。想起一年前得知要殺何先生時,難受的睡不著,小君陪著我一整個晚上。正因為我了解小君的溫柔。就像小黃說的,那是小君表達在乎的方式。      「好吧,那妳什麼時候要帶小蔓去見秋姐?」   「前天,已經見過了。」   「呃?」   「在我的保證下,秋姐很中意小蔓,那天我們談得可愉快了。」   「不是這樣吧?小蔓不用入會測驗嗎?像當初何先生的案子那樣?」      「關於入會測驗已經取消了,我可以直接進理論部門的秋組負責後勤。阿司,以後我們不只是同學,還是同事囉,請多多指教。」      「取消了?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讓我想想。」小君假裝苦惱,然後笑笑:「好像也是前天的樣子。」      雖然小蔓不用殺人就能加入三丁是件好事。但幾個女人喝個下午茶就能說免則免,讓我覺得自己好像被當成笨蛋耍了,不知道該為小蔓開心還是為自己難過。我爸還是七號耶!太誇張了!把何先生的八百萬還我啦!      我勉強從顏面神經失調中擠出一點笑容:「那太好了,只是會長沒意見嗎?他看起來不像是會輕易打破規矩的老頑固。」      「三丁的規則不多,所以會長對規則的實行非常嚴格,但那是以前了。小蔓是第一個不需要經過測驗便能加入的特例。現在的代理會長是七海教授,你和小蔓都認識,冬姐的老公,他也同意。我們一致認為小蔓和炸彈客接觸過,又在大肚山事件中展現了她的能力和冷靜,作為三丁的考驗,小蔓是合格的。」      「小君,妳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是說老頑固會長。還有等等……妳說代理會長?為什麼禿頭海變成代理會長?廖老頭呢?他怎麼了。」      小君沉默了一會兒後才回答。      「會長病倒了,由春姐和疤前輩負責照料他。」小君雙手交叉在胸前,面無表情地看著種植在長在中興湖正中央的樹叢。「三丁不能沒有領導者,在三丁會長好起來之前,他交代七海教授為代理會長。眼下只有七海教授和疤前輩有能力勝任,但疤前輩的仇家過多,七海教授便擔下代理的重責。」      「會長生了什麼病?」   「他老了,總不能盼望他長命百歲。」   「那我們……找個時間去看看他吧。」      「現在只有春姐,疤前輩,還有七海教授知道會長身在何處。阿司,他不是一般的長輩,廖三丁是五十年來掌控殺手存亡的負責人。為了解決無法解決的問題,會長奉獻了他的一生。就連零也不敢輕視年華老去的會長。這不是把會長之位交接給下一個人那麼簡單的事情,零的再次出現絕不是偶然。」      「妳在擔心什麼?」   「除了七海,疤和他的手下,以及兔姐和理論部的我們。其餘三丁殺手多與我們不熟識,他們願意聽命於三丁會長,只因為三丁會長是最強而且最有能力的殺手頭子。從上禮拜會長倒下到現在,已經有二十一個殺手離開三丁。」      「聽妳的口氣,好像還有更糟糕的事。」   「那二十一人中,有十七個人加入了零的組織。」      「等等,我的頭有點痛,讓我想一下。」我深呼吸十秒,緩緩站起來。「從迎新到現在還不到半年,妳說零搞了一個殺手組織?我不相信。但若是真的……或許我們能從更多人身上找到零的線索。」      「不,我們沒辦法。」   「怎麼會?」   「因為那是『崇拜』零的組織,並不是以零為首。」      「好嚴肅的話題,妳看小蔓都聽不懂了。」我說。小蔓一直安靜地站在一旁,看到我乾笑後才插上一句:「我只是不懂為什麼有人會崇拜炸彈客……」      「比起崇拜他,我更不懂為什麼有人會喜歡阿司。」   不知有意無意,小君說了。   而小蔓沉默了約五秒鐘,意外的回答。      「妳在說妳自己嗎?」      接下來是長達十秒的尷尬對視,我忽然想起一年多前在PUB小蔓為我揉胸被小君撞見的囧境。還說她們是好朋友咧,根本一點長進也沒有嘛。      又過了十秒,情況還是沒有好轉,連白鵝黑鵝都來湊熱鬧了。我夾在她們之間進退不得,不知該如何是好……等等,今天就要把話說開,如果能在此時展現我霸王色的霸氣,一定能能卑微的小司子變成左擁右抱的皇上啦!哇哈哈!哇哈哈哈!嗯!讓我想想說什麼會比較妥當……      ”別這樣,我們三個都是好朋友啊。”      不錯吧?這句很不錯吧?我真的覺得很不錯耶!小君小蔓聽了後一定很感動,說不定今晚就可以和她們來個雙……這實在……實在太「啊嘶……」了!我挺起胸膛,清清喉嚨後用最富有男人磁性的聲音對朕的兩位愛妃說───                  「別這樣,我們可以三P啊。」                  靠悲……我又說了什麼?   小君和小蔓同時看過來,她們的眼神讓我想到何先生的女兒。   那位一口咬定我是變態兼大騙子的薛可人。      一分鐘後,她們同時消失,一句再見都沒說。   我發現有隻白色的鵝正在啄我的鼻子,今天的夕陽好刺眼。這段時間我是吃小君的巴掌長大,每次她都打的我臉歪歪,但這次沒有。      因為小蔓的巴掌印在另外一邊。   有默契,果然是好朋友。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