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12-。

達人殿堂

 
    

—12—      小君離開後,天空下起毛毛細雨。為十一月的冷天帶來幾絲寒意。我走回老宅,跑上跑下的關窗戶收衣服,把兩天來我們吃出來的垃圾做分類回收,照慣例的,再用青蛙姿勢抹地板,抹得腰都快斷了。      一段時間過去,家裡整理的差不多,我擁懶的躺在沙發上歇口氣,不知不覺便睡著了,醒來後才發現小君打開的電視一直都沒關,撥了幾次劍湖山的納豆銅人廣告後,插播最新新聞焦點,斗大的標題打著──      ※ 艋舺真實上演!黑道猖狂!             ※   ※ 數百名黑衣男子聚眾在高雄監獄與警方對峙僵持不下。 ※      哎喲?   怎麼回事?好像挺有趣的。   看一下看一下。      新聞報導:「滄海盟前盟主薛滄海孫子三年服刑期滿出獄,高雄監獄外聚集數百名接風的黑衣男子,傳言已故前盟主的孫子年僅二十七歲,便接任滄海盟盟主大位,若傳言屬實,將被警方列為治平對象……」      這家伙還真不得了,才二十七歲。   畫面轉回高雄監獄前,不是很大條的馬路上滿滿的都是黑衣人潮,他們沒有暴動,沒有叫囂,靜靜的坐在馬路上。我想起之前在一中街看到某某知名服飾店做折價拍賣,也是排了條長長的人龍,害我連停車的位置都沒有。只是電視上的人數多了太多,而且也不是跳樓大拍賣。      不過是一個人。   他不是知名人物,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人如此崇拜?   我看著,想著,和電視裡的人群一樣等著。      不知怎麼了。   我想起了何先生。      何先生雖然沒有提過他出獄時的情況,不過大致猜的出來。   苦窯十幾年,失去家人,失去朋友,失去兄弟。   冷冷清清,外頭沒有人在等他。   什麼也沒有。      只有那樣的絕望和過去,才足以徹底碾碎一個男子漢的堅強。何先生承認了失敗,承認錯得一塌糊塗。抱著對妻女的歉疚,躺上鐵軌僅僅是那時的他唯一能做的救贖和解脫,直到遇見我老爸。      螢幕裡,鐵鎖鋼門,重重警衛,媒體記者被黑衣人擋在外頭,只能從不遠不近的角度拍攝。一個個的受刑人從監獄走出來。沒多久,二十七歲的年輕老大出現,他很好認,高壯而不魁武,理了個大光頭,單眼皮卻十分有神,最醒目的是他的右手,一根手指頭也沒有。      他嚴重殘缺的右手和數百名席地而坐的黑衣人一同站起來的陣仗。著實撼動了螢幕另一端的我。我知道許多黑道老大看起來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不過那人和何先生一樣,一看就知道他是老大。      百名黑衣男子一個一個,一群一群的跟在他後頭,他臉上平平淡淡沒有表情,使他看起來格外冷酷。很巧的,他走到目前正在攝影的記者前,伸手抓住螢幕,還用左手手指指節敲敲攝影機的鏡頭,攝影師似乎被嚇到,螢幕晃了幾下,那人笑著說:「別緊張,我只是想說句話。」螢幕面正對著他的臉,他咳了兩聲,然後笑著說──      「嘿!老大!最近還好吧?」      之後他手一放,攝影師便緊張的軟倒在地上,雖然只有幾秒的畫面,但滿滿的都是跟隨在那人背後的腳步,步步綿延相連,直到他的背影被人潮掩沒,紊亂而震撼。我歪著嘴乾笑了幾聲,哇靠,這個人也太屌了。簡直是何先生的超囂張超高調版本,就算他不是滄海盟的盟主,也一定是個呼風喚雨的大人物。話又說回來,他老大會是誰呢?      算了,我連他都不認識了。   怎麼會認識他老大?      呃,剛剛睡了個午覺,現在大概五六點。一整天下來午餐也沒吃。肚子餓的慌張,正想出門買點東西時,小黃他們剛好回來了。滿臉笑容的他一手提著必勝客買大送大的兩個披薩,光聞味道我就知道是和風章魚燒和海鮮總匯,另一手是巷口前賣了幾十年的鹹酥雞,超級大包咧。      「智缺司,開門開門!今天吃大餐,幫你補補腦囉!」小黃用肩膀把大門頂開。一看到美食在手,我也沒心跟小黃抬槓,趕緊過去幫他們開門,一邊說著,口水還差點滴下來:「哈哈!你們真瞭解我,我超餓的啦。」      紙巾在小黃後頭,手裡拿著兩罐從全聯買來的大瓶蘋果西打,一些日常用品,還租了幾片DVD。其中的「特攻聯盟」可是我肖想很久卻又沒機會看。預告片中的超殺女總是會讓我聯想到小君,當然,沒有那麼誇張就是了。我點點頭,笑哈哈著對紙巾說:「哇,你們是怎樣?中樂透還是撿到錢?這麼粗工?有人生日喔?」      現在吃的有了,喝的有了,看的也有了。我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傢伙,簡簡單單幾樣東西就能把我打發。什麼狐狸狗狐狸貓的先放一邊,人生苦短,舒舒服服暢暢快快的過完今晚再說吧!      紙巾把手上的東西拿給我,順手脫掉一年級時我忘了是哪位女同學織給他的愛心圍巾,他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我:「看你表情爽的咧,嚇一跳吧?沒人中樂透也沒人生日,有人請客啦!對了,你的書包我幫你拿回了,在車上,等等自己拿上樓嘿。」      「謝啦,不過是誰請客阿?」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太妙。   「他就在你後面囉。」紙巾。      阿咧?   我回頭一看……      我整張臉垮下來,還沒來著及說話前。   狐狸狗的手再次搭上我的肩膀。         「大英雄,我們又見面了。」         幹。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