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10-。

達人殿堂

 
    

—10—      不知道我說的話是冷掉了還是怎樣。安安靜靜,沒有掌聲,沒有噓聲,也沒有笑聲。他們大概沒想到我會這麼認真的回答問題。認真的不是我的答案,而是我的表情。我平時是個隨和懶散的傢伙,撞到我踩到我嘲笑我或不小心閃了我一巴掌都不會怎樣,真的,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只是一提到有關林森的任何事,我就難以控制自己。也只有想到他時,才有身為一個殺手的自覺,想確確實實的殺掉一個人。我感覺到同學們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那日在山頭上林森把我踩在腳下的情形歷歷在目,我覺得身體好熱,時間變得好緩慢,我得離開這裡。      我用力的站起來,椅子不小心被我踢倒。附近的同學一定以為我想找狐狸狗打架,卻又對原因百思不得其解。沒有,我不是想打架,我只是想去拉屎。我真的受不了肚子裡的滔天駭浪了。      「想當英雄,是要付出代價的。」狐狸狗很小聲的說。是連貼在耳邊都聽不見的微弱氣音。可是我聽得到,時間暫留的症狀讓我聽得清清楚楚,甚至夾帶著記憶裡林森那清冷詭譎的笑聲。嘿,看來狐狸狗對我……甚至連SMC的事都瞭若指掌。      「肚子痛,我要去廁所。」我瞪了狐狸狗一眼,穿上外套,便自個兒往外頭走去。在離開教室後,隱隱約約聽見狐狸狗在教室裡說:「下節上課,各位同學請準時進教室,我們來討論討論機會成本和期末考的關係,很不錯吧?」      一陣笑聲後,陸續許多同學也走出來,我在教室外頭等了一會兒,以為紙巾會來找我,不過並沒有。我在期待什麼?難道紙巾可以給我一個合理解釋?不,我不需要合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只想知道真相。可笑的是,我對小蔓也是做了一樣的事情,甚至更糟糕。      忽然間,小君快步的朝我走來。   小君挽住我的手,害我情不自禁的顫了一下。   呃,只有一下下啦。      「小君?」「走,跟我來。」   小君輕聲的說,我聞到些微髮香。      「什麼?」   「哎喲,過來就是了……」      我緊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就被小君挽著手一直走一直走。我們走過圖書館前的二一步道,來到老舊的人言大樓,我們搭上電梯,直達幾乎沒什麼人上課的頂樓樓層……的女生廁所,啪的一聲,小君把門關上。      一路上我除了尷尬的沒說話外,還捏了捏自己的大腿,以為是不是我在做夢。現實是我和小君兩個人,擠在一間小小的女廁裡。廁所不大,加上地上還有個白色的蹲式馬桶,能站得地方實在不多。根據上次和小君共處一間廁所的回憶,大概不會有啥好事發生,不過這次也許會不一樣?      「把衣服脫了。」小君一邊說,一邊著急的扯著我的外套。   「等等?什麼,幹麼脫衣服?」「別問!快脫……」      外套很快的落在地板上,小君看到我僅存的上衣,眼睛好像發亮了一樣。天啊,這麼主動叫我怎麼受的了。女王君要我脫衣服,哪有不脫之理?不過話也不是這樣說,忽然間把我拉近廁所又要我脫衣服,一定有什麼理由。      讓我想想,想想喔……在我與狐狸狗見面後,一下課小君出現,這絕不是巧合。小君八成是知道了狐狸狗的消息,在上課中或上課前來到我們教室外,觀察我和狐狸狗的一舉一動,真的是就甘心欸。我與狐狸狗接觸後第一時間來找我,我可以理解,畢竟這是我們目前共同要面對的難題。      但是,為什麼要脫衣服?   啊……我知道了!      一定是我在課堂最後說的那句MAN到爆表的「我希望我就是那英雄。」深深煞到小君心中最纖薄細膩的那條情絲。所以她現在一刻也忍不住,想來對我以身相許,來段不能再多愛一點的愛的鼓勵。      阿甘正傳裡頭阿甘說過,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誰也不知道下一個的口味。是阿,阿甘說得真的對極了!在遇到這麼多衰事慘事……跟蜈蚣精一起大跳脫衣舞,被學弟妹喊怕邱請學長,甚至連死掉好多年老爸都找人來幹我──      終於,終於讓我拿到了一顆甜膩膩的巧克力!哈哈哈哈!轉眼間小君已把我上半身脫個精光,雖然不是沒被她看過,但我還是感到萬分害羞。再怎麼說,這都是我的第一次。一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啊嘶……   我快受不了啦!      「好了,出去。」   小君打開身後的門,淡淡說著。      「什?什麼?」   出去?不要吧?在外面做我會害羞耶……      小君搖搖頭,半生氣的嘆了一口氣。   然後一腳把我踢出廁所。      哎喲威呀呀呀!小君是來真的!我倒在地上,壓著被她踢疼的肚子。在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前,小君迅速的把廁所門給關上,擰著我的耳朵拖到走廊上。我就算再蠢,也知道這完全不是小君癖好的問題──         就在小君踏出女廁的後兩秒。   關著我衣服的廁所爆炸了。         聲沉音悶,威力十足。漫天濁煙裡飄來幾片廁所木門上的殘渣碎片,黏在我灰頭土臉的錯愕上。小君看出狐狸狗的手段,又救了我一次。也許等哪一天我不會再因為荷爾蒙作祟而昏頭時,小君才會對我好一點吧?      「阿司,我想問你一件事。」小君在我視線中以四十五度仰角的姿勢看著我,很多女生最怕用這個角度拍照,但我眼中的小君仍然是又帥又美。      「我只要你脫衣服,怎麼你連褲子都脫了?」      我……我……   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問這問題。   留給我一點點自尊好嗎?      如果以後,我說如果。   有哪個發瘋的導演要來拍我的傳記電影「阿司正傳」。   我已經想好了一句經典名言──      我的人生是一盒過期的巧克力。   沒有一顆能吃的。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