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一章 時輪易主(上)。

達人殿堂

 
    

  第五十一章 時輪易主(上)   夔魅地話,讓殷九妃深埋心底的角落倏然一震。她蔥指扣弦,雖是凝勁未 發,可四周氣溫卻是頓然急降,眼裡閃過地殺機,說明了夔魅只稍再說一句不 著邊際的話,就要撥弦發難!   心思細如夔魅,怎會看不明白眼下情勢?   夔魅此時一整地就是「邙山魔聖」的模樣,在「無相幻身」的神效之下, 任誰也不可能識破其身份,所以他並不在意會不會被其他人看破,但眼前撫琴 而坐的女子,這位被孟青兒稱作副樓主的殷九妃,竟能道出「妖魅幻身」的真 名,所以,其隱藏在「紅樓副樓主」之後的身份,實在讓他不得不在意。   夔魅心想:「知道無相幻身這部武功的人,除我自己以外,應當只有我那 兩個徒弟『終琴』和『末鼓』而已,但眼前這女娃的真實年齡估計不到一千五 百歲,決計不可能是終琴,更不可能是生為男性的末鼓,到底是誰呢……嘖, 看來我雖從絕望中轉生成功,卻失去了不少記憶啊。」   原來夔魅正是萬年以前,縱橫當世、號稱天下無匹,實力已臻九段聖武尊 顛峰的「龍影」。他是聖武神的唯一嫡傳弟子,在聖武神飛昇宇外之後,被視 為繼承聖武神遺志的最強男人,同時,也是那強者無數、風起雲湧時代裡的最 強傳說。   然而只有「裏世界」裡的真正強者,才知道「龍影」正是繼聖武神之後, 「時輪」的第一任擁有者。他之所以無敵天下,除開他為聖武神唯一弟子的身 分,讓更多強者所忌憚的,卻是他手中地「時輪」!   在聖武神創世之後,數萬年以降,始終維持著聖魔大陸裡的公平正義,祂 之能力近乎全能,而祂飛昇之後,所有人都認為「龍影」會繼續維持這樣的公 平正義,即使他不是神,只是一個凡人,但憑他師承聖武神這點,就不該偏向 任何一方勢力,更嚴苛地說,多數強者和勢力,都希望他能深山歸隱,終老於 山林深處,畢竟凡人如他,始終出於超凡之手,塑以繼業,雖為凡軀,亦不凡 也。   可自聖武神飛昇之後,在龍影掌握時輪的同時,也顯露了他地狼子野心。 嗜武成痴地他,不僅沒有維持聖魔大陸裡那有如「天規」的公平正義,還企圖 盜習諸方強者「自創」的神妙武學,最後惡名遠揚,終成一名為盜武奪學,不 惜殺人、囚人的大魔頭。   各方勢力在忍無可忍之下,遂發書聯名,合天下諸強之力,共二十九名高 手,於天璣峰上力鬥七個晝夜後,終將其擊殺,並毀去元神,卸屍五分!   然而沒有人發現,龍影的元神並沒有被完全毀掉。強如龍影,師承於聖武 神的他,早已從聖武神那裡獲得了能夠掌握轉生的祕術,只要元神未滅,便可 以跳脫「隨機轉生」的天規,以祕術施以借體重生之術,重新復活。所以他殘 存一息的殘破元神,在歷經數千年之後,終於借著吸收游離的天地能量,一點 一滴的積攢凝聚,最後又等待了無數個年頭,終得償所願,「借體」重生了。   可惜借體重生的祕術似乎有著不小的後遺症,那就是喪失部份的記憶,然 而這個缺點,也是在龍影轉生之後才發現的……比如,他完全忘了「時輪」。   夔魅乾笑兩聲,還未開說,就聞殷九妃沉聲冷問:「尊駕究竟何人?」, 其時琴弦被蔥指扣得繃緊勁直,只需一鬆,立即便會弦射勁飛,取命於須臾!   此時兩人相距只十步之遙,要在這麼短地距離下,避開如斯高段的音波攻 擊可謂極難。四周圍急降地溫度也未見稍緩,反而更漸加急,夔魅笑容依舊, 心底卻生出詫異,一種熟悉卻又陌生地違和感縈繞萌生,餘光所瞥,校閱台上 景物漸凍,菱晶冰霜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蓮花結成,就連雙足立處,轉眼也若 菱鏡,遍地成霜、畏人生寒!   殷九妃雖語帶威嚇,然夔魅心知對方有問於他,必不會輕易發招動手,是 以心裡並不著急,只是含笑不語,逕在腦中搜思,企圖從記憶深處裡,將那莫 可名狀地違和感考挖究竟。兩人相視片刻,夔魅靈光霍閃,忽地反問道:「妳 ……可識得『終琴』?」   此語一出,殷九妃心裡咯噔,心跳幾乎停滯,早已運足地內息倏然一頓, 纖手顫間,蔥指徬然失力,極繃弦線險些勁彈迸出;夔魅見狀,心頭若掐,眼 皮猛地一跳,便在此時,殷九妃忽覺回神,趕緊重將極弦扣按,兩人方才同舒 長氣,暗道好險。   雖然殷九妃沒說,但她的反應已經道明一切。夔魅心念電轉,知道此事有 譜,笑道:「她是在下的好徒弟,妳跟我的好徒弟是什麼關係呢?可別說妳不 認識啊,全寫在臉上了,呵呵。」聞話,殷九妃杏眼陡睜,她不敢相信,卻又 滿腹疑問。   其實「終琴」正是殷九妃之生身母親,但她自幼便曉母親地授業恩師「龍 影聖尊」早已辭世多年,雖沒見過,但也不可能是眼前這個人。因為就她觀察 ,眼前這人地修為至多與自己在伯仲之間,斷不可能是那位繼「創世者」聖武 神之後,實力達到「聖武尊」,冠絕群雄的太師父龍影聖尊。   話雖如此,但是眼前之人卻能施展太師父龍影聖尊的獨門絕學「無相幻身 」,這又該如何解釋?殷九妃百思不解,心中卻也抱持一絲企望,因為她傳自 母親手藝地「終末之音」雖然早已練至爐火純青,但畢竟缺少「末鼓」相輔, 無法奏出「真正的終末之音」,是以心想,如果眼前之人真是太師父龍影聖尊 ,那麼「失傳的」末鼓之音必能重現,屆時還怕不能奏出真正的終末之音嗎?   但這些想法畢竟太過理想,要知道龍影聖尊早已辭世數千載,哪有可能站 在這裡和自己說話?除非是轉世……不,不可能,殷九妃在心裡自問,記得母 親尚在世時曾說過,太師父受人所害,元神被毀,根本轉世無望……   百思無果讓殷九妃凝招而未發,但她以冰之力所催動的內元氣息,卻讓整 座校閱台幾乎覆上了一層冰紗。急凍的氣溫,使得這片區域中的一切分子活動 都變得異常遲緩,若不是夔魅實力強橫再加上天資屬火,或許連要動動手指都 是艱難。認出殷九妃所凝之招,聰明如夔魅,心中已然猜到一二,遂問道:「 妳這招是終末之音裡的『怒弦七重浪』吧?」   「!」   殷九妃聞言一愕,還不及思,就聽夔魅笑道:「火侯還不差,確有幾分故 人的味道,可是我那徒弟教妳的?」夔魅這一問,竟讓殷九妃一時語塞,脣瓣 微張,卻是不知如何應答。   自家絕學讓人一語道破,在武家之間可說是大忌。況且殷九妃所用之招並 非尋常武功,而是早已失傳的終末之音,就是紅樓之中也無人識得。如此絕學 ,眼前之人又是如何得識?又從何識得?   然而更讓殷九妃驚愕的是,眼前之人,竟只憑怒弦七重浪的「起手式」, 便一眼認出此乃終末之音的其中一式,這該是如何匪夷所思之事?殷九妃心中 自問,自母親辭世後,普天之下,除自己外,根本不可能有人識得此招,那麼 能夠一眼認出此招的人,難道真是創招者龍影聖尊不成?   思及此,殷九妃緩緩收功,重將弦線歸位,只是周圍凝凍之霜一時還未得 解,她心中雖有疑竇,但種種事證都指向一個答案,或許眼前這個練有無相幻 身之人,真的是太師父龍影聖尊轉世……忍不住壓抑心底的企盼,殷九妃低聲 問道:「你……你真是我太師父龍影聖尊?」   「太師父?」夔魅故作驚態,其實早有所料,但仍須確認,遂問道:「終 琴是妳師父?」可殷九妃卻搖頭,道:「她是我娘。」   「妳……終琴是妳娘?」這回夔魅是真正吃驚了,急問道:「那妳爹…… 妳爹是誰?是末鼓嗎?」   夔魅之所以急,之所以問,全因為「末鼓」除了是他的徒弟以外,更是他 的親生兒子。也就是說,如果殷九妃的爹是末鼓,那麼她便是自己的血脈,是 自己的孫女!   只可惜,話才問完,就見殷九妃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娘說我爹在我出 生以前就死了,除此之外,什麼也沒說,更不許我問。」   「這……這樣啊……」夔魅難掩失望之情。   不明白夔魅為何如此問,殷九妃沉默片刻,抬眉道:「我娘說太師父元神 已毀,連最後的轉生之機都沒有了,你……你真是我太師父龍影聖尊嗎?」      「如假包換,天底下除我以外,還有誰能練就無相幻身?不過妳娘也沒說 錯,當年我元神確實遭毀,若不是還殘存一息元神,也不能讓我藉天地之靈借 體轉生,呵呵,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來日再找機會說給妳聽罷。」   殷九妃點點頭,對自己這位剛剛相認地太師父有股難以言喻的崇拜之情。 誰能想像只憑一息殘破元神,竟能在歷經數千載後,藉著吸收天地靈氣重新又 活?誰能?普天下豪強,能做到這點的恐怕一個也找不到,想到此,崇仰之情 更盛,也更深信自己所習之「終末之音」完善在望,只稍太師父指點,那還怕 不能奏出終末之音的最終曲嗎?   殷九妃此時已是滿心暗喜,然而眼前卻還有一事尚待結果。   「那……不知道太師父深夜造訪紅樓是為何事?」捨去一切縟節,殷九妃 直接問道,畢竟此刻情況不宜行諸大禮。   夔魅是聰明人,一聽殷九妃的話,便知道她已認了自己,至於那些拜禮, 有沒有都無所謂,他面帶微笑,手指了指殷九妃身後那間,被重重符陣所保護 的樓主閉關之所:「我來向妳們樓主取一樣東西。」說完將邙山魔聖所繪之圖 凌空射去。   殷九妃伸出纖手,輕輕接住,打開來一看,忍不住輕呼:「時輪!」   想起娘親曾說過,當年太師父便是「時輪」的第一任擁有者,更可以說是 時輪的真正傳承者,如果說他才是時輪的主人,那是一點也不為過,畢竟太師 父是創世神聖武神的唯一嫡傳繼承者……   轉念又想:「這麼說來太師父是來拿回屬於他的東西了,那我……我是不 是該利用這個大好機會將紅樓拿下呢……」   思忖間,夔魅說道:「原來那東西喚作時輪啊?呵呵,好徒孫一旁待著, 妳太師父我跟人有約,要拿它作筆大交易,妳可別攔著我呀。」   拿時輪做交易?這怎麼可以!   殷九妃聞言急道:「此事萬萬不可!」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