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章 南神驛站。

達人殿堂

 
    

  第七章 南神驛站   西北平原,橫跨在金戈城和青龍帝城之間的龐然巨物。   從金戈城到青龍帝城之間並沒有其他城市,只有關口。並不是青龍帝國不想在 西北平原上據地建城,而是不能!   由於西北平原十分遼闊,面積大的無法想像,雖說是平原,可中央卻又分布著 大小不一的山脈,其中又以神葬山最為連綿且巨大,它就像一個將金戈城和青龍締 成阻隔開的沉睡巨魔,從有歷史以來,已經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英雄豪傑。   在神葬山脈裡有無數的變異魔獸,如果以聖魔大陸裡對於變異魔獸等級的通用 劃分來說的話,一到九級是普通的變異魔獸,突破九級進入一星變異魔獸後,就不 是一般武者、武士能對付的了。   而變異魔獸共分九個等級,也就是一星、二星、三星……直到九星,如果再次 突破九星,在聖魔大陸上統稱為「越九星」,也就是大家俗稱的「準獸王」。而「 準獸王」若再次突破,便能成為真正的「獸王」。   至於一隻獸王能有多可怕,這誰也說不準,因為誰也沒有真正見過。不過若是 拿人類對強者的等級來對比的話,凌君南擁有「火系八段魔武師」的實力,最多也 就只能擊殺一星以下的魔獸,至於二星魔獸,那就需要些運氣了,當然,這裡講的 是單打獨鬥,可許多魔獸都是群居的,所以若真正打起來,就算是實力相當,人類 也只有被吃掉的份,這就是為什麼「群毆」不管在哪一個地方都能是一種潮流的原 因。   關於神葬山脈深處藏有可怕又巨大的獸王之說,許多人都相信是真的,不過你 要是問有誰親眼見到過,則個個都搖頭。但是隨後又會對著象徵聖魔大陸最強存在 的「聖武神」發誓,說確實有人曾在神葬山脈裡見到過,個個都說的言之鑿鑿,到 頭來難辨真偽,所以神葬山裡到底有沒有獸王級的魔獸久而久之就成為一個傳說了。   ……   平原上,凌君南和凌非一行人三匹馬,正快速的移動著。從金戈城出發到現在 ,他們已經連續奔馳了一整天,途中也有過幾次休息和經歷過幾次小規模的戰鬥, 不過都是一些零星的低級魔獸,對三個高級武師來說,並不構成威脅。   此時天光漸暗,穿著青杉,身形較為枯瘦的中年男子說道:「前面就是神葬山 脈的入山口,那裡有一個驛站,我們今晚就在那休息。」這人叫竇長松,是水系八 段禪武師,為了表示對彼此實力的認可和禮貌,故稱竇師,他便是當初在祭台上說 凌非沒有天賦的人。   凌君南對他沒什麼好感,故聞聽後並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然後 就策馬跟了上去。   對凌君南而言,他一生征戰沙場,就是一連十幾天在野外餐風露宿、枕地為床 ,他也是一點不在乎,不過懷裡還有一個六歲的寶貝孫子凌非,那可不能讓他凍著 ,在聖魔大陸裡雖然沒有四季,但以地球上的溫度計量來說的話,平時溫度就維持 在28度上下,但是在特定的地區就會出現特別的氣候,例如終年下雨或者下雪又 或打雷的地方在聖魔大陸上並不在少,當然了,那些地方在平時是不會碰到的,不 過平時卻要注意早晚的溫差,因為城鎮有法陣、符陣的保護,所以溫差不會太明顯 ,可一旦離開了法陣符陣的保護,在野地裡的溫差最多可以落差到將近30度,也 就是說早上28度,到了晚上,很可能下降到0度以下,這就是聖魔大陸在氣溫上 最特別也最讓人們困擾的地方。   當四人抵達驛站時,天已經全黑了。   驛站是供人休憩、給予旅者一個指標的重要設施,它往往連接了鎮與鎮、站與 站,是收容也是送出每一個經途者的地方。而凌非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驛站,因為 位處神葬山脈南方入山口處,故又名「南神驛站」。   南神驛站因為位處要道,所以當初在興建時,就特別進行了規劃,因此佔地比 起一般驛站要大上許多。若要確切點說,差不多一個南神驛站相當於五、六座驛站 的大小,並且在經過許多年的潛移默化,現在的南神驛站已經不僅是提供休憩的地 方,在這裡有酒肆可以放鬆疲憊的心靈,還能進行物品的交易,許多傭兵或者流浪 武家(武家是聖魔大陸裡對習武人的統稱)都會在這裡駐足停留,一方面交換信息 ,一方面進行各種交易,十分熱鬧。   而且由於這裡是神葬山脈入山口,許多傭兵團為了進山獵取魔獸,都會在驛站 外紮營稍作休憩,同時也能利用南神驛站裡的許多資源,例如酒肆和交易市場,就 是許多武家喜愛的地方。因為在聖魔大陸裡,魔獸體內的魔晶是最值錢的,它的功 能很多,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能讓人提升實力,不過那是在經過提煉為獸丹後才能 發揮的功效,至於獸皮、獸骨、獸血等東西,則是製成各種消耗品的必需物,所以 也是武家們的必需品,價格則是隨稀有度來決定。   此時南神驛站外就至少有三到四個傭兵團在站外紮營,那些傭兵看上去都不太 友善,眼神裡的殺性都很重,而且其中的武師不在少數,在青龍帝國裡,這樣的傭 兵團實力已經是非常強悍了。   當凌非等人經過他們的營地時,清楚聞到一股很濃的血腥味飄在空氣裡,這說 明這些人應是才從神葬山出來而已,而且肯定經歷過不少殺戮。   或許是因為凌非等人的穿著,這些傭兵看凌非眾人的眼神都很奇怪,因為竇長 松和史元穿的是擎天宗弟子們穿的長袍,而凌君南穿的卻是他往年征戰各地時的戰 袍,這樣的組合確實古怪,也難怪要引起旁人側目。   傭兵團裡什麼人都有,而且傭兵團不屬於國家編制,他們有各自的勢力,平常 都相安無事,只要不涉及利益,不踩到其他傭兵團的地盤,傭兵團彼此間並不會無 故開戰,因為那沒有意義,一點好處也沒有的事情,傭兵團是不太會去幹的……當 然了,什麼都有例外,還是有人會因為和其他傭兵團的一些搶獵物的事情而舉刀相 向。   進了驛站後必須下馬,這是聖魔大陸裡不成文的規定,所以一到南神驛站外, 四人便都下了馬,牽著馬步行進去。   這裡竇長松熟悉,在他還沒加入擎天宗以前,就是經常在這兒駐足的傭兵,不 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竇長松這時突然低聲說道:「我們今晚就在驛館裡睡,那裡比外頭安全多,不 過大家還是要小心點,這裡不比金戈城。」   凌君南微微點頭,小心的警惕著,然後牽著凌非跟在竇長松後面,而另一名土 系九段禪武師則在後頭負責警戒,這名禪武師叫史元,話不多,非常沉默,但也不 是惜字如金,就是不太會說話,人很老實,至少給凌君南和凌非的印象都還不壞, 是屬於只會做事,卻不會逢迎的老實人。   凌非不管這些,他看著熙攘的人流,眼睛放著光,心裡充滿了無限的驚奇,因 為他從小到大都沒離開過家,更別提離開金戈城,所以他能看見的事物非常有限, 因此在南神驛站這樣龍蛇混雜的地方,他感覺到很興奮,這裡的許多事物對他而言 都是一種新奇,特別的新鮮。   不多時,四人來到驛館,這裡是給人睡覺吃飯的地方,有點像是客棧,不過沒 有提供吃的,各人都得自己想辦法。   驛館外頭有專司負責看管坐騎的人以及保管坐騎的地方,不用擔心坐騎沒有地 方放,更不用擔心坐騎被偷,因為低等坐騎很便宜,幾乎沒有人買不起,所以沒有 任何價值,至於高等坐騎,那都是認主的靈獸,就是偷了也騎不了,而且還會替自 己豎立一名高強的敵人,沒人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白活。   凌君南牽著凌非跟在竇長松身後走進驛館。   驛館負責人姓賈名大仁,這人只要見了錢就開眼,他只認錢不認人,竇長松深 知此人脾性,在交上了一筆數目不算少的聖幣後,他們拿到了兩個房間,這是兩間 比鄰的房間,竇長松和史元一間,凌君南帶著凌非一間。   在進房之前,竇長松雖然不認為凌非具有什麼驚人的天資,不過他既然奉命護 送凌非到擎天宗,自然該說該做的還是得說得做,於是走到凌君南身前低聲說道: 「凌老將軍……」   不待竇長松說下去,凌君南卻搶過話說道:「竇師還是叫老夫凌師吧,這裡不 是金戈城,不必如此拘禮,我們誰也別佔誰的便宜。」   竇長松聞言笑了笑,點頭說道:「那好,凌師,剛才我看驛站外那幾團傭兵們 身上的血腥味有些烈了,只怕會有麻煩,今晚大家都要小心點,如果事不關己,我 們也別多事,夜裡也盡量別離開房間。」   竇長松的意思凌君南當然明白,血腥味容易引來魔獸的注意,這是常識。而且 只要離開了大城,國家是不會去過問在野地或者驛站關口裡發生的私怨拼殺,這並 不是國家不想管,而是不敢管。要知道在聖魔大陸裡,隨便來一個「魔武王」或者 「禪武王」等級的人物,就能震動一個國家的根本,就算國家背後有宗門的支持, 也未必是那些高手的對手,有的高手甚至連宗門也得罪不起。   在這種野地或者驛站附近,時常會發生為了各種因素互相拼殺的事情,所以要 在這片大陸上走動,要不就是加入傭兵團,以傭兵團為依靠,至少在發生事情時, 有足夠多的「武家」可以協助自己,成為自己的矛或者盾;再不然就是擁有高人一 等的實力,那就誰也不敢來惹你,這是一個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的世界。   回到房間後,凌非實在很想下樓在驛站裡逛逛看看,可因為明天還得趕路,而 且竇長松的叮嚀猶言在耳,所以儘管凌非很好奇驛站裡的一切,可凌君南不讓,他 一個天資未開,加上死神之力還沒甦醒的六歲孩子能怎樣?所以只能無奈的在心裡 搖頭嘆氣。   正要睡下,就感覺到整個驛站都是一晃,然後便聽到驛館外頭傳來兵刃交擊的 響動,凌君南心頭一凜,真讓竇長松說中了。   凌非睜開眼睛說道:「是打鬥的聲音。」他很想出去看看。   凌君南坐起身子,心裡有點擔心,畢竟自己這夥人雖然除了凌非以外都有武師 的實力,可畢竟只有四人,他以為凌非在害怕,於是安撫道:「非兒別擔心,你趕 緊睡,爺爺給你守著,不會有事的。」   聞言,凌非心中一動,他忽然覺得有種很溫暖的感覺襲上心頭,他黑白分明的 大眼,目不轉睛的看著坐在一旁正全神戒備的凌君南。   突然房門一陣急促敲打,睡在隔壁的竇長松在門外喊道:「凌師、凌師你睡了 嗎?你們快出來,出大事了!」   凌君南本來就已經坐起,他一聽竇長松在門外說的話,立刻抱起凌非跑出房外 ,見竇長松和史元都面露懼色,心裡一沉,能同時讓兩個高級武師感到恐懼的事情 絕對不是小事,忙問道:「竇師,到底出了什麼事?」   竇長松幾乎是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是鐵甲犀牛,四星鐵甲犀牛,牠循著驛 站外一團傭兵身上的氣息追過來的,好像是那大傢伙的崽子讓他們給宰了,我們得 趕緊離開這裡,晚了就怕來不及了!」竇長松神情非常慌張恐懼,因為四星變異魔 獸絕對不是武師能夠對付的。   凌君南征戰天下,他自然見過鐵甲犀牛這種變異魔獸,那是一種高三米,長六 到八米,全身上下都是堅硬如鐵的硬皮,是十分難纏的大傢伙,不過那次見到的是 連一星都不到的七級鐵甲犀牛崽子,所以四星鐵甲犀牛該有多大?他是連想都不敢 想。   凌君南倒抽一口涼氣,饒是他身經百戰也忍不住渾身一顫,急忙點頭道:「好 ,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離開。」說罷一馬當先抱著凌非便衝下驛館,剛來到驛館樓 下大廳,突然整間驛館像是跳起了舞,重重的連續晃了起來,凌君南全沒準備,險 些就要摔倒,他趕緊穩住身形,就見一群一群的武家往驛館湧進來,凌君南心頭一 跳暗道不妙,隨後跟上來的竇長松和史元也發現不對,一左一右來到凌君南身邊。   就聽大廳上一名穿著寶藍色長袍的年輕男子在那說道:「各位,剛才大家都看 到了,四星鐵甲犀牛已經在驛站外和外頭的三個傭兵團打起來,大家現在就是想走 也走不了,與其在這裡困死,不如合我們眾人之力將那畜牲擊殺豈不更有活命機會 ?」   一個像是商隊頭子的胖子滿身是汗,緊張的說道:「你小子知道什麼?那可是 四星鐵甲犀牛啊,我們怎麼可能打的死,那是相當於「武帥」等級的魔獸,我們這 裡最高也就武師而已,根本沒有武帥啊!就是去了也是送死,不如先想想怎麼樣可 以逃出去吧!」   凌君南也覺得那名年輕人說的有理,如果從山谷出去往平原去,那四星魔獸的 速度絕對可以輕易追上這裡的任何一個人,若是往神葬山裡去,在這大夜裡更是和 自殺沒兩樣。   又聽那身穿寶藍色長袍的年輕人說道:「誰說我們沒有武帥?我師父就是武帥 !」所有人聞言都是一怔。   要知道武帥已經是高端武力的存在了,這種人多半都是宗門內的高手居多,至 於流浪高手也是有,只是並不多,畢竟宗門有能夠加速修練的傳承,流浪的武家沒 有宗門的傳承,修練上自然慢很多,除非能在一些險地裡得到前人留下的秘傳,那 就另當別論了。   在眾人驚訝的時候,一個看起來七八十歲的老者從角落裡走出,一副風中殘燭 的模樣,不過凌非從那人的眼睛裡可以看到一道精芒,所以這老者絕對不像外表那 麼脆弱,只見他輕輕咳了幾聲,說道:「諸位,老夫火系一段魔武帥丁海平,那鐵 甲犀牛雖然是四星等級,但也只有一隻,老夫自認還有能力能夠和他一搏,不過就 是需要些人手協助,所以老夫想邀請諸位武家共同擊殺那鐵甲犀牛,不知道諸位可 願意?」他說到這裡微微一頓,似乎知道眾人心裡盤算著什麼,他笑了笑說道:「 當然,一隻四星鐵甲犀牛身上值錢的材料肯定很多,老夫只要牠身上的魔晶,其餘 的,全歸諸位,如何?」廳上眾人聞言心中都有些動搖。   這確實是一個很誘人的條件,雖然四星魔獸的魔晶很珍貴,可是眾人也知道如 果沒有這個丁海平,憑他們是對付不了四星鐵甲犀牛的,所以對於他直接挑明要那 魔晶也沒有什麼意見,因為一隻四星鐵甲犀牛屍體的價值確實足夠現場這些人去平 分,所以眾人開始和身邊的友人討論起來。   不過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大,大家都知道能夠考慮的時間不多,而且現在就是要 走也沒路可走,所以紛紛點頭同聲道:「好,我們合力殺了那隻畜牲!」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