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章 天資測試(上)。

達人殿堂

 
    

  第三章 天資測試(上)   對於這些莫名奇妙的事情,死神從開始的不明白,然後到了錯愕,再到 抗拒,最後只能接受,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原來自己以為脫出了 時空裂縫,卻是轉生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   這個世界叫做「聖魔大陸」。大陸上有著各式各樣種類繁多的物種和種 族,都是在李文才那個世界裡(也就是地球)所沒見過的。而這裡也有人類 ,也講漢文,也寫漢字,雖然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有什麼關聯性,但至少對 死神來說無非是一種先天上的便利和優勢。   在聖魔大陸裡除了人類以外,最多的就是魔獸。生活在這個大陸的人們 有三件事是幾乎日夜不怠的,那就是:「食物要囤積,城牆要堅固,人人要 練武!」原因很簡單,因為大量的魔獸除了屠食走獸飛禽、甚至是比自己弱 小的魔獸外,牠們最喜歡的食物就是人類,所以只要有機會,他們不會放過 任何一次可以侵略人類城鎮的機會,因此不做這三件事情,那就只能等著被 吃、被滅。   而凌家所在的金戈城是五大帝國中,雄踞東方的「青龍帝國」的一個領 城,位處青龍帝國東南方的邊境地帶,東面一望無際的大海,南面可怕的魔 獸森林,是青龍帝國邊防的重要城池,也是最危險的前線。   雖然比起青龍帝國的其他領城相對危險了不少,但金戈城是一座大城, 外圍不僅有三座附屬城協同防禦,城內更有宗派的支部,所以多年以來也未 曾失守過。   所謂母以子為貴,死神凌非的出世,讓得凌家老太爺凌君南也終於拋下 往日心恨,重新接受了死神凌非的母親管清悅。不僅讓她搬回了內院,也把 許多家中庶務都交由她去打點,這看似沉重的擔子,卻也是凌君南對管清悅 的一種信任表現。管清悅雖然只有雙十年華(也就是二十歲),卻非常善解 人意,所以凌君南將凌家庶務都交給她的用意她還是明白的,故此管清悅沒 有絲毫埋怨,反而是甘之如飴。   而凌君南對這個寶貝孫子更是疼愛有加,除了這是他凌家的血脈以外, 更多的是凌非從小所展現出來的非同反響。故此凌君南對小傢伙的寵溺就更 是不在話下。本來管清悅打算請老師來教凌非讀書寫字,可老太爺凌君南不 肯,他覺得那些所謂的老師哪有他這個縱橫沙場數十載的老將軍有學識,所 以他非得自己教不可。管清悅深知她這位公公的脾氣一牛起來,那是九個大 漢也拉不動,所以只得將凌非交給老太爺凌君南去教導,心裡只希望寶貝兒 子別給老太爺子教壞了,萬一成天喊打喊殺的那就不好。   時間過的很快,今天是凌非的六歲生日。從三歲開始,每年老太爺都會 要凌非在今天跪在父親凌懷義的靈牌前。一開始凌非很抗拒,他不明白為什 麼要跪這牌子,而且以他前世死神的尊貴和傲氣,哪裡肯去跪一個凡人,這 讓老太爺很生氣,幾次就要動手給凌非幾個耳刮子,可在管清悅的勸阻下, 凌君南才氣沖沖的拂袖而去。   在管清悅耐心的解釋下,死神凌非才終於是明白了爺爺凌君南為什麼要 他跪這塊刻著凌懷義三個字的靈牌。也不知道為什麼,凌非對這個所謂的母 親就是有種無法抗拒的順從感,他不聽爺爺凌君南的,可卻聽母親管清悅的 ,而且他也明白了,爺爺凌君南要他跪這塊靈牌的原因。   那時管清悅對寶貝兒子凌非說:「如果沒有你爹冒死取來天香果給娘治 病,娘是肯定活不了的,而今天就不會有你了,所以你爺爺要你在你爹靈前 跪,那是讓你給你爹盡一份孝的機會,你明白嗎?」   所以死神凌非跪了,這個從來不曾見過的人,一個叫做爹的人,雖然和 自己沒有任何感情,但是凌非卻知道,這種賜命的恩情重如山嶽,每年給他 跪一次又何妨?   今天是凌非六歲的生日,他一大早就跪在凌懷義的靈牌前,直挺著腰桿 ,一動不動,這已經是他這三年來生辰之日必做的事情。   廳外的奴僕想進去打掃,可看見凌非一大早就在裡頭,卻是不知道該不 該進去。老管家石方見大家在廳外躊躇,好奇走來,看到凌非正跪在靈牌前 ,於是揮揮手讓奴僕們散去,低聲說道:「先去別處打掃吧。」   奴僕們點了點頭,不敢驚擾,紛紛低頭轉身散去,卻見凌君南大步流星 走了過來,他見這麼多人站在廳外,開口問道:「一群人杵在這幹什麼?」   石管家向前行了一個禮,在凌君南身側低聲說道:「回老太爺,小少爺 在裡頭……」底下的話,以石方奴僕的身分不方便說,所以只是向廳內看去。   凌君南會意,他推開廳門走了進去,見凌非靜靜的跪在靈牌前,心裡甚 是寬慰。不過他今天不需要凌非給凌懷義跪,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就是帶凌非到金戈城內的宗派支部去測試天資。   在聖魔大陸裡,每個年滿六歲的小孩都必須到宗派裡測試天資,因為不 管是哪一個帝國,都需要戰力對抗魔獸,而且是強力的戰力!   所以天資的高低直接影響了一個人未來的發展極限,天資越高的,以後 的戰力就越強,成就也會越高。   今天是死神凌非年滿六歲的日子,而且也剛好是每年一度的測試日,所 以凌君南一大早就來廳上等凌非,沒想到凌非比他還早到,他覺得很欣慰, 而且很開心。欣慰的是凌非終於明白他要他跪的用意;開心的是今天終於能 帶寶貝孫子去測試天資,以凌君南的想法來說,他覺得凌非的天資絕對是極 高的,肯定能給他很有面子,所以他今天非常之高興。   凌君南走過來拉起凌非小小的身子,笑道:「哈哈,非兒今天不用你跪 ,爺爺帶你去一個地方。」不得不說,雖然凌君南和凌非說話時都是自稱爺 爺,可凌非卻從來也沒叫過他爺爺,這讓他老人家還是有些鬱悶的。   死神突然被拉起來,又聽到凌君南要帶自己去一個地方,頓時勾起他的 好奇心,一抬眉,稚嫩的聲音問道:「我們要去哪裡?」   凌君南先是皺了下眉,因為凌非還是沒喊他爺爺,不過凌君南很快就釋 懷了,他笑道:「今天爺爺要帶你去測試天資,這很重要,每個人六歲的時 候都要去測試,走。」說著,也不管凌非懂不懂,一把拉起凌非的小手就往 外走。   凌非還沒搞清楚什麼測試,就讓凌君南牽著走出廳外,他年紀尚幼,而 且死神之力似乎一直在神識裡沉睡,完全無法調動,因此他就是有一百個不 肯,也沒有掙脫的力氣,只能讓凌君南拉著小跑步的跟著。      離開了凌家,凌君南抱起凌非跳上了他的專屬坐騎。這是一隻全身閃爍 著金黃色鱗片的金麟馬,雖然稱不上稀有,卻也是很有名的高級坐騎,一般 只有皇家貴族的人才配擁有,凌君南因為是先皇的老臣子,又是護國的老將 軍,所以才被賜與一匹。   金麟馬的速度比起一般馬兒快上不少,而且很能載重,再加上有金色鱗 片護身,所以又被許多皇帝拿來賜與一些在戰場上殺敵的將軍當作坐騎,增 加戰力,也增加保命的機會。   不多時,凌君南和凌非已經來到宗派支部,兩人下馬後,有專人將金麟 馬拉至專門處保管。   凌非從來沒出過家門,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凌家以外的地方,他抬頭向前 方看去,那裡聳立著一座足有十米高的青銅巨門,旁邊連接著圍牆也都和這 扇青銅巨門一般高,都是十米高的圍牆,這些圍牆都是用方型大塊的巨石堆 砌而成,看起來十分牢固。   青銅巨門前站著許多人,每個人都是帶著自家的六歲兒前來測試天資的 ,凌非環顧了四周,發現來的人很多,難道和自己同天出生的孩子竟有這麼 多?可在仔細看,凌非發現這些孩子裡,很多明顯比自己大上好幾歲,這又 是為什麼?   凌非對這世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所以在這一世他養成了一個習慣,那 就是有問題就發問,他扯了扯凌君南的大手,抬起頭用稚嫩的聲音問道:「 他們年紀比我還大,也是來測試天資嗎?」從一個問題,就能看出一個人看 事情的眼光夠不夠犀利,凌君南先是一怔,然後咧開嘴笑了,因為他很得意 ,他從凌非的問題可以看出凌非對事情的敏銳度,絕對不是一個六歲孩童應 該有的,這等於是說明了他這個寶貝孫子的確非凡!   凌君南眉開眼笑,「非兒真聰明。」他摸了摸凌非的小腦袋說:「那些 比你年紀大的孩子不是來測試天資的,是來測試境界的。」   凌非不明白何謂測試境界,正要繼續問,巨大的青銅門吱呀一聲,緩緩 的向內打開了。   凌君南說道:「宗門開了,走,我們進去。」說完便抱起凌非跟著人潮 往裡走。他怕人潮把凌非和自己沖散,所以才抱著。   隨著人流,凌君南帶著凌非來到一處廣場上。   廣場形四方,中有一五米高台。高台上放著一塊一米寬,三米高,通體 黑如墨晶的巨大石頭,兩側分別站著兩個中年男子,巨石旁還有一張石案, 在石案旁則坐著一個老者,所有來參加測試的人都站在廣場四周。   這時高台上站在巨石邊,穿著一席青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喊了聲:「肅 靜。」聲音不大,可卻有一股威壓從高台上向四周擴散開來,讓在場的所有 人都有種靈魂震盪的感覺,頓時原本喧嘩的廣場變得鴉雀無聲,可這股威壓 卻沒有對凌君南和凌非造成任何感覺。   那中年男子見眾人安靜,才繼續說道:「現在開始測試天資,叫到名字 的人就上台來,呂雲。」才說完,人群裡就有一個胖子在他兒子背上推了一 把,然後就見一個小胖子屁顛屁顛的跑向那座五米高的高台。   小胖子上去後,巨石兩旁的中年男子都是垂手而立,只有石案旁的長鬚 老者和眉說道:「小傢伙別怕,把手放在測試石上的小洞裡……嗯,小洞就 在那裡。」他伸手一指。   那小胖一雙小眼睛在巨石上看了兩圈,才終於找到老者說的小洞,然後 憨憨一笑,把小手放了進去,跟著就見通體黑如墨晶的巨石隱隱放光,跟著 整個巨石發出一種土色的光芒將小胖子整個包裹,不過卻不明顯,只是很微 弱的光芒,不多時便逐漸散去。   那老者似乎早有預料,他在石案上的一本冊子上寫了幾個字,然後一旁 垂手而立的中年男子看了眼冊子上所寫,大聲喊道:「土系天資,強度二級 。」   這話才說完,就見那胖大叔氣的在地上重重跺了一腳,喊了聲:「唉, 真是沒用!」頓時引的廣場上眾人一陣大笑。   然後在中年男子的一聲「肅靜」後,廣場上才又重新恢復安靜。   此時小胖子已經屁顛顛的溜回了台下。凌非扯了扯凌君南,問道:「他 們為什麼要笑他?」   凌君南彎下腰將嬌小的凌非一把抱起,然後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因為 他的天資品級只有二級,雖然土系天資對城池的防禦很有用,可是土系天資 並不稀有,很多人都是土系天資,這種人只能當一個土系魔法師,而且以後 也不太會有什麼作為……」凌君南早就習慣凌非這種一副小大人的思維和說 話方式,所以很少去斟酌使用的字句他這個寶貝孫子會不會聽不懂。   凌非問道:「是因為他的天資只有二級嗎?」   凌君南點點頭,笑道:「非兒真聰明,沒錯,因為品級最低就是一級, 再來是二級,一直到越過九級後,就是一段,所以那個小胖娃的天資級別可 以說是很低的了。」凌君南搖了搖頭,有些替那小胖子可惜。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